零可能性!参与武汉病毒实验室安全认证的法专家驳“实验室泄漏论”

Posted on Category:鸭脖app Leave a comment

新华社北京8月3日电(记者杨骏 张健)“武汉实验室病毒泄漏可能性为零是基于常识。”针对一些西方媒体大肆炒作新冠病毒“实验室泄漏论”,曾参与指导武汉病毒研究所P4(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建设和认证的法国专家加布里埃尔·格拉斯站了出来,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予以驳斥。

“武汉P4实验室是在法中密切合作下建造的,我对其安全性毫不怀疑。武汉实验室病毒泄漏说不可信。”格拉斯曾受聘为法国驻华大使馆技术专家,参与协调执行2004年中法关于新发传染病的合作协议。2012年至2017年间,他每个月都去武汉的病毒实验室一到两次。

他说,实验室的建设与运行都符合非常严格的标准。“验证这一点是我的日常工作,我拥有生物安全领域专家和病毒学家的背景,所以我也会参与其中”。

格拉斯强调:“操作P4实验室是非常昂贵的,无论在金钱还是时间上。由于安全方面的限制,操作需要穿戴压力很大的‘太空服’行走,实验则需要更长的时间进行,因此人们不会使用P4处理生物安全等级三级的病原体,也不会使用P3实验室处理生物安全等级二级的病原体,这是常识。冠状病毒(包括新冠病毒)属于二级或三级病原体,从未属于过四级。”

“这就像:如果你需要移动30公斤的冰箱,你不会用20吨的起重机来做,这完全不合逻辑。既然没有任何理由在P4实验室里培养新冠病毒,因此也不存在新冠病毒从P4实验室泄漏出来的可能。将它们联系在一起只会造成混乱。”他进一步解释。

针对新冠病毒是否在实验室“制造”的问题,格拉斯认为,目前科学界的共识是,“它在野外出现的,而不是在实验室里(被制造)”。“当一种病毒被发现时,它要么存在于野外采集的样本中,要么存在于病人身上采集的样本中。在大流行开始之前,天然的新冠病毒存在于实验室吗?已发表的证据与此相反”。

贵州民族大学:多措并举抓实实验室安全管理

Posted on Category:鸭脖app Leave a comment

为深入贯彻落实教育部加强高校实验室安全专项行动,切实增强高校科技安全尤其是实验室安全能力,切实维护广大师生生命财产安全、坚持底线思维,开展隐患排查,加强风险研判。3月以来,贵州民族大学积极推进落实加强高校实验室安全专项行动,通过校领导带队督查、各学院自查等方式,抓早、抓细、抓实实验室风险的工作,强化安全意识、筑牢安全防线,营造安全和谐的校园环境。

2022年春季学期开学以来,贵州民族大学高度聚焦实验室安全工作,以专项行动为契机,不断加强实验室安全管理,着力扫除盲区、消除漏洞。3月1日,学校发布实验室安全检查通知公告,要求各学院全面、系统地做好实验室安全自查自纠,做好实验场所安全管理和疫情防控的各项工作。

3月29日,贵州民族大学副校长熊元、任达森带队分别对生态环境工程学院、民族医药学院、化学工程学院和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等实验室安全进行实地检查,听取各学院负责人对本学院的实验室安全情况汇报,重点检查易制毒、易制爆暂存间,各实验室排风系统运行状况,实验室卫生和实验室规范管理等情况。

熊元强调,实验室工作人员要不断提升业务能力和安全管理水平,加强规范化管理,严格落实有关制度要求,扎实做好实验室安全管理工作,继续为学校各项事业的安全发展保驾护航。任达森强调,要从提高全体师生的安全意识着手,将实验室内各项与安全息息相关的工作落实落细,杜绝安全隐患,降低安全风险。要探索24小时开放管理模式,坚决防范遏制实验室安全事故发生,维护师生生命安全,保障校园安全稳定,营造安全和谐的教学、科研环境。

贵州民族大学党委高度重视实验室安全和疫情防控工作,春季学期开学以来,多次召开实验室安全和疫情防控专题会议,学习贯彻习关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重要批示指示和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落实党中央、省委决策部署,科学部署做好学校实验室安全和疫情防控工作。

针对实验室安全的重要风险隐患防控环节和主要问题,贵州民族大学实验室安全领导小组按照教育部《实验室安全检查项目表》从人、物、管理、环境四个评估指标体系进行安全风险评估,致力于通过强化实验室安全指标化体系管理将风险控制在隐患形成前、把隐患消灭在事故前。

工程技术人才实践训练中心定期集中收集各学院危险废物,统一存放到危废物暂存间,当达到一定量时,请有资质的危废物处理公司进行处理,降低校园安全隐患,并按计划在相关化学品购买平台上申购各类化学药品,为校内各项实验正常开展提供保障。

下一步,贵州民族大学将定期组织开展实验室安全检查,摸清实验室危险化学品、易制毒易制爆品、高压气瓶、危险废物、致病性病原微生物以及特种仪器设备等实验室风险源管理使用情况。对发现的安全隐患,要求立即整改并形成实验室安全工作台账予以报备。做到安全排查无死角、全覆盖,降低安全隐患。(图/文 梁毅、黄成泉、张文勇)

习指出,“对一切为国家、为民族、为和平付出宝贵生命的人们,不管时代怎样变化,我们都要永远铭记他们的牺牲和奉献。”“缅怀革命先烈,赓续人精神血脉,坚定理想信念,砥砺革命意志。…

每逢清明,守陵20余年的老郭,最担心的就是天气。 这天夜里,被窗外倾泻而下的疾雨声吵醒,老郭就再也没睡着。…

肮脏的美国生物实验室!

Posted on Category:鸭脖app Leave a comment

3月8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首次披露美国在全球有336个生物实验室!

根据美方自己公布的数据,美国在乌克兰有26个生物实验室和其他相关设施。美国国防部拥有绝对控制权。乌境内所有的危险病毒都必须存储在这些实验室。所有的研究活动都由美方主导。未经美方许可,任何信息都不得公开。

美国在乌克兰的生物军事活动只是冰山一角。美国国防部以“合作减少生物安全风险”“加强全球公共卫生”等名义,在全球30个国家控制了336个生物实验室。336,你没有听错!美国在其境内的德特里克堡基地也开展了大量生物军事活动。

我们很想知道,美国在境内外开展生物军事化活动的重重疑云什么时候才能揭开?

早在2021年6月4日外交部发布了一则新闻,发言人汪文斌指出,据美国媒体披露,德特里克堡存放着大量严重威胁人类安全的病毒,并且存在许多安全隐患和漏洞。专家认为美国遍布全球的200多个实验室分布与近年来一些危险疾病和病毒蔓延始发地分布情况非常相似。

同时还提到了美日之间一段可怕的历史,那就是美国军方与日军731部队的互相勾连。

美日勾结的连接点就是德特里克堡基地,这里是美国最神秘,也是最邪恶的区域。

二战之后,美国为了得到日军731部队细菌战数据资料,不仅支付重金,甚至向世界隐瞒了战犯石井四郎以及731部队的滔天罪行,还让石井四郎成为德特里克堡的生物武器顾问。

一、日军最野蛮、最残酷、最灭绝人生的暴行不但没有被彻底清算,反而在美国找到了邪恶的“重生”土壤,遗祸人间;

二、美国对日本掩盖、逃避战争罪行的行径睁一眼闭一眼,在政治上为日本人篡改历史行为松绑;

“731+德特里克堡”在美日关系上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它既是美国不择手段攫取霸权的需要,也是日本复活军国主义的需要。

所以,当日本政府决定将核污水排放入海的时候,美国会立刻表现出纵容的态度。

德特里克堡基地,正是由于当年得到了731部队惨绝人寰的“人类活体实验数据”,才使得美军生物、细菌研究进程“事半功倍”,并逐渐形成一个超级利益网,美国政府、国会、制药公司、游说公司、五角大楼、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都活跃在这张网上。

新冠疫情在全球爆发后,病毒起源是个未解之谜,但恰恰是拥有全球最多生物病毒试验室的美国最早跳出来,将脏水泼向了中国。

美国把“病毒溯源”变成了政治问题,美国总是在喊“调查,调查”,但最为可疑的德特里克堡却是“病毒溯源”调查的禁区。中国和俄罗斯已多次敦促美国开放德特里克堡让专家们进去看一眼,但美国却一直在装死。

如果不是做贼心虚,一向自诩“开放、自信、公开、透明”的美国为何如此害怕实地调查?德特里克堡得邪恶到什么程度,以至于连看都不能看一眼。

在东京大审判之前,美军就已与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等人秘密接触,并达成秘密交易:以免除战争罪为条件,换取日军细菌武器研究资料。

1945年8月下旬,美国德特里克堡(1943年建立美国生物武器研究发展中心,位于空气香甜的马里兰州)微生物学家莫瑞·桑德斯受命赴日本调查细菌战,时间长达2个月。

1946年4月,德特里克堡再派遣汤普森中校前往日本“调查”,《汤普森报告》比《桑德斯报告》详细得多,美国得到了21种细菌战剂、4种细菌攻击方式、10份张细菌炸弹图纸等重要资料。

石井四郎等人无异于一座细菌战的“宝库”,《汤普森报告》在1946年5月31日提交美国军方后,美国便决定“引进”石井四郎。

1947年4月,德特里克堡再派病毒专家罗伯特.费尔到日本“调查”,为期两个月,与731骨干成员进入实际合作阶段,获得了炭疽、鼠疫、伤寒、甲乙型副伤寒、痢疾、霍乱、鼻疽的人体试验和野外实验数据。

美国向石井四郎保证,他们交待的罪行内容不会被用来作为“起诉材料”,《费尔报告》也提到“此次调查全部资料均保留在情报渠道之中,不得用于战争罪起诉”。

从这时开始,美国已决心为731部队隐瞒罪行,将一切邪恶的研究资料占为已有,继续进行可怕的细菌武器研究,731得到了借尸还魂机会。

1947年10月29日,德特里克堡科学部主任、细菌学专家埃德温.希尔接替费尔,继续分析731资料,再次问讯了石井四郎、北野政次、太田澄和增田知贞等22名骨干。

这一阶段,美国主要是为了验证研究资料的线月底提交的报告中还得意地写道:我们总共花费了25万美元,但与实际研究成本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

1950年初,得到“起诉豁免权”的石井四郎在美军安排下,秘密飞往德特里克堡,以演讲方式将731部队“执行细菌战”以及活体实验经验与美军进行内部“分享”。

1951年,石井四郎、北野政次、若松有次郎等人在美国秘密安排下来到朝鲜战场,为美军使用生化武器出谋划策。

根据1951-1952年,中国、苏联、朝鲜多份声明显示,美军在战场上多次使用了生物细菌武器。

石井四郎在日本则以中将身份领取退休金,住在千叶市,享有人身自由。1959年死于鼻咽癌,卒年67岁。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德特里克堡在病毒、细菌等方面的研究进展神速,有一部分转化成了经济利益(制药成果),与美国对应的是,731残余分子也进入了日本制药企业。

北野政次、内藤良一等人创建了“绿十字”制药株式会社,1982年资产就达到10亿美元。由于老底太臭,1998年又改名为“绿”公司,1999年再改名为“原吉富”公司,2001年改为“三菱制药”,成了三菱化学集团一个子公司。

而德特里克堡则依然继续着那些邪恶的病毒、细菌武器研究,美国还多次反对在联合国《禁止生化武器公约》基础上建立多国核查机制。毫不掩饰地搞“美国例外论”,只有美国可以查别人,而别人不能查美国。

2001年开始,美国打着帮助防止生物威胁的旗号,从高加索山脉到中亚腹地一个接一个地建立生物实验室。在政治逼迫和经济利诱双重手段下,格鲁吉亚、乌克兰、摩尔多瓦、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等国境内都有了“德特里克堡连锁店”。

而这些连锁店所在国却无权进行管理和监督,从事病毒研究的美方人员享有外交豁免权,包括材料运输也是通过外交途径,当事国政府得到的只是一点点援助款。

像乌克兰,成了病毒生产连锁店最密集的国家,基辅、文尼察、捷尔诺波尔、乌日哥罗德、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辛菲罗波尔、赫尔松、利沃夫、哈里科夫等地陆陆续续建立了15个生物实验室,而乌克兰政府称之为美乌密切合作的体现。

如果病毒泄露怎么办?美国则利用其话语权优势地位,将锅甩给俄罗斯,把水搞混,反正俄罗斯已被了贴上了“邪恶”标签,而美国是朵白莲花。

2020年这场突如其来新冠肺炎疫情,美国表现是最为反常的,放着国内疫情失控不管,却忙着罗织各种罪名千方百计地栽赃中国。

“病毒溯源”特朗普闹完,拜登接着闹,连套路都一模一样:舆论上泼脏水、政治上逼迫别国站队,一切由美国情报机构说了算。

美国知道一旦开始病毒溯源,人们早晚会想到德特里克堡,所以,美国相信“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

美国动用全部舆论机器攻击中国,用政治而非科学去下结论,企图给中国人“定罪”。

得到美国纵容的日本人,则努力将自己打扮成战争受害人,外务省年复一年花费巨资为战争罪行洗白。

这两天关于731最引人注目的话题并不是它与德特里克堡的合作历史,而是网上有些人打着科普旗号去为731罪行辩护。

虽然在全国网友怒火之下,它们关闭了账号并发布道歉声明,但它们真的能找回做人的良知吗?很难。

它们所谓“科普”是带有立场的,不断地为“电子烟肺病”、“日本核污染”的洗地,直到在731罪行问题上的“自杀式洗地”才不得不退场,如果任其再发展下去,写出“皇军秋毫无犯”科普文也不是不可能。

但永远看到不到它们对德特里克堡的揭露和批判,美国至今仍拒绝WHO专家组到美国实地调查,作为科普组织,真的不能做点什么吗?既然如此大度,那为何在731问题上气急败坏?

如果中国人不反击,美国就会说你“默认”,那么中国人的子孙后代,还有全球华人华侨,还想拿下这顶脏帽子吗?

美国德特里克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隐情?捂得这么紧,不让大家看,那大家怎么帮你?

海量病毒库 费尔托斯特杀软火热评测

Posted on Category:鸭脖app Leave a comment

总体而言费尔托斯特安全防护软件的整体性能还是相当优秀的,运行稳定、软件兼容性好,出色的系统资源占用率以及完善的实时防护系统使得费尔托斯特安全在实际的使用中更加体现出其专业的一面;详细的配置选项以及多款人性化功能都很好的给系统安全提高了系数。如果在使用中发现有些木马病毒是费尔托斯特安全最新病毒库也不能识别的,或者怀疑某些文件可能是木马病毒,可以通过邮件把病毒样本发送给费尔公司,以帮助病毒库的不断扩充与更新。虽然拥有很多出色的功能,但是仍旧有这一些不足之处,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在对磁盘进行病毒扫描时的扫描速率,希望费尔研究所能够在未来的版本中提高软件的病毒扫描速率,使费尔托斯特更加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