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扎+卡洛斯新作|台丰高尔夫俱乐部

Posted on Category:鸭脖app Leave a comment

高尔夫是一项结合力量与优雅、并在两者间取得完美平衡的运动。建筑物如何表达从设计与建造过程是一个普遍的问题。除了一些简单的建造技术问题、以及对设计要求的呼应外,其他一些复杂的元素影响着设计。虽然一个项目的第一步可能是决定设计的根本基础,但是我们仍不能用第一步的设计衡量建筑所有的价值。一栋建筑需要承载巨大的能量、非常的优雅,同时这些元素不能张扬、流连于建筑的表面,并且需要建筑师谨慎的设计。“后验(posteriori)”的分析方式可以让人们可以辨别设计过程中第一步骤的重要性,并开始理解有关设计态度、概念等一些不能轻易解释的思考。

嘉卿会馆是中国台湾地区彰化县台丰高尔夫俱乐部重新规划项目中的一部分。最初,这一项目仅意在设计一个全新的俱乐部会所,但出于对项目流通性及设计策略性的考量,建筑师则率先开始打造另一栋小型建筑“西扎会馆(the Siza House)”,这一会馆将在嘉卿会馆建设期间作为俱乐部会所使用。

随着时间推移,建筑师也开始了如茶馆及门楼等其他项目的设计,从而以完善的俱乐部规划,以欢迎各地球员、高尔夫爱好者等来此打球或进行其他活动。而在西扎会馆的设计中,建筑师渐渐领会、并开始着手构建嘉卿会馆。

嘉卿会馆的规模及功能相较于其他小型项目更为复杂,且必须成为俱乐部整体规划的一部分,同时需要保留会馆自身的身份特征及形象。虽然高尔夫球场已然建成,但是建筑师可以在保证高尔夫球场不间断使用的情况下,对场地布局进行一些调整,并同时进行对建筑物的规划,以此保证每一位客人可以体验舒适、调和及安全的空间。

嘉卿会馆的设计经过了深思熟虑及严谨考量。建筑内部有着多重的功能区、相互连接的空间及丰富的层次感,因此其内部布局也较为复杂。同时,这一项目的进行也需要业主、俱乐部管理层及设计师之间进行大量的协调、沟通。

尽管建筑实践可能由“个人主义”开始,但是它始终是一个需要与其他建筑师、工程师、建造商等共同完成的团队作业。对于建筑师而言,一个项目从开始到完成是一个漫长、但硕果累累的过程,建筑师在期间可以设计、建造理想。对于阿尔瓦罗·西扎与卡洛斯·卡斯塔而言,台丰高尔夫俱乐部的两个会馆项目是需要了解业主需求和功能区划的全新设计挑战。同时,建筑的实践、亦或是设计建筑的过程需要专业或非专业的创意人士共同完成。

嘉卿会馆需要具备开放性。所谓开放性不仅是设计上的通透,也是设计师对客户的理解、对当地建筑、传统及特征的研习。在设计过程中,建筑师需要保持批判性客观理念及最重要的坚定信念,以此成为整个项目的中流砥柱。新的设计灵感或需求可能受到建筑过程内、外的启发,因此设计的灵活度及可适应性则在应对变化时变得十分必要,同时在设计过程中也具有根本意义。

从体量上看,嘉卿会馆“展开双臂”迎接来客,并为每位会员、客人及游客提供了开敞的入口体验。其长条形的体量被分割、组合为不同的几何形态,它们各自在大小规模及功能上相互补充,以此适应可能在此进行的各种活动。尽管打高尔夫球仍是这一俱乐部的主要功能,但是它也需要其他活动以丰富会员的生活体验。嘉卿会馆是举办各种文化、社交活动的场所,同时它也是俱乐部中集聚各个功能的多元空间。在其内部,各种功能的串连、交错也造就了室内的多样性。

在一些建筑中,功能与其所在空间直接对应,但是这样的设计可能会导致功能区设计的不完备、体验感的不舒适或建筑空间的质量下降。嘉卿会馆寻求的多功能性则要求建筑师进行多项空间的研究,以此调和空间之间的关系,并克服一些看似相互矛盾的需求。然而,在互相妥协功能空间的过程中,它们之间的矛盾、障碍也将成为设计的一个可观的挑战。而建筑师则希望通过构筑丰富的空间、光线及舒适度以克服这一挑战。

嘉卿会馆实际体量庞大,但是由于其卧于俯瞰高尔夫球场河岸旁的分割体块,人们无法察觉它的真实体量,从而不会畏惧于其庞大性。嘉卿会馆的体量仿佛在草地上不断匍匐,并迫使游客移动以观览其全貌。这一建筑仿佛在遥拜,它时而缓慢,时而充满能量,它让人们随之摇摆。当在其中走动时,人们会开始感受到建筑的真实体积,但是由于内部布局根据不同功能、流线被分割为各个区域,建筑的庞大感也会随着观览体验的进行而渐渐模糊。

嘉卿会馆内部,不同的材料及光线创造了不同的环境,从而让访客可以以建筑师考量、设计的方式感受外部球场郁郁葱葱的景观。同时,其室内光线并不明媚,这也归功于建筑师对阳光如何渗透入内部空间的方式进行了精细的设计。由此可以总结,建筑设计是一个控制体量、空间、缝隙、以及光、影的过程。

同时,嘉卿会馆中具备了创造健康、舒适环境的各种元素。建筑师在其中添置了适量的家具等物件。如果一个空间内充斥各样的物品,将会带给体验者以混乱感。而人们有时十分害怕空虚,因此大部分人倾向于使用大量家具或其他物品填充空间,但是这样“拥挤”的空间将不会带给人舒适感。恰恰相反,充满了各样物品的空间将制造喧闹感,引起人们的不适,并暴露一些物品潜在的粗俗及丑陋感。同时,吊顶及不必要的灯具也是同理。最终,恰到好处的泛光设计、舒适的空间布局才能造就美学空间。

嘉卿会馆设计的成功与业主的鼎力支持密不可分,同时这一建筑也客服了先前提及的各种所谓趋势、困难,并在建筑体量、空间、材料质感及光照间取得了平衡。作为建筑师,阿尔瓦罗·西扎及 Carlos Castanheira 事务所团队成员都是“功能主义者”,他们的设计理念为“一切基于功能需求”或“功能既是设计的源起及发展动力”。虽然这一观点曾被人批判,但是所谓以功能为起点的设计考量也并没有剥离我们所处生活、环境、时间等各种因素。

形式追随功能。功能使得形式可以进行自我排序,并从中生成丰富性及价值。建筑内的功能经过仔细设计后,其对光、影、通风、安全性等的需求最终将丰富空间的质感。在这样的设计体系下,建筑师将需要做许多工作以确保满足各方面需求,而最终呈现的空间将只保有最必要的元素。

当人们穿过会馆,他们将感受到建筑师精心设计的空间多样关系及体验连贯性。此外,会馆所用材料的选择既考量了空间功能需求,也融入了每个空间的层级结构。有时,对材料的抉择是对空间观感顺序的设计,亦或是空间设计的最终输出,因此,并不是建筑师在选择材料,而是其设计的空间自动地选出其所需的材料——空间制造其自身需求。建筑师有时很难解释为何空间可以“做出选择”、为何建筑师不需要选择材料。此外,建筑或项目本身在某一阶段将会变得“自主”,并开始“提出要求”。而空间的矛盾需求将会破坏其连贯性,因此建筑师需要努力调剂其中关系。

建筑师的工作之一则是学习、设计家具或其他部件。每一位建筑师都希望拥有一件高质量作品。而为台丰高尔夫球场设计建筑的漫长旅程中则充满了追求好与高质量的激情与愿景。“瑜”大大掩盖了其中或许出现的“瑕”。

现在,建筑师几乎完成了这一项目:他们还需要打造茶馆及门楼。同时,他们也开始怀念此前到彰化旅行、会议及现场考察的经历。在台丰高尔夫球场,虽然有着高温的湿热天气,但是人们还是会坚持打完一轮高尔夫,并享受着朋友的陪伴。此外,成为一名建筑师的目的是“做好事”,这一目标也将为生活于建筑中的人们提供乐趣。

嘉卿会馆现已完全投入使用。自从它“工作”以来,主创建筑师之一 Carlos Castanheira 还未前来参观,实属一大遗憾。同时,这一项目也让建筑师们开始思考协调、谈判的重要性,同时也坚定了他们需要为自己理想而战的念想。成为一名建筑师亦是成为专业的一员,这是一种由业主、来客及其他所有在建筑中生活、感知、学习的人们所赋予的荣耀,而这些人通常默默无闻地参与了如此多重要的概念及建造过程。

“成为一名建筑师是为了建造。建筑也将成为永恒。对于所有参与到这一项目的人,我们真诚地感谢你们。建筑并不是一个人的演出。”——Carlos Castanheira,于 2021 年 3 月 6 日

魏一鸣,Archlady,郑利江,雪亮,饭困,慧琪,周小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读书笔记丨基地、原型、草图——西扎的设计草图

Posted on Category:鸭脖app Leave a comment

在讨论会的间隙、旅行的飞机上、工作室、咖啡馆、自己家、工地现场,只要有空,西扎总是拿出速写本或信手拈来的纸和笔,愉快地勾画着设计构思、建筑细部、优美景色、城市空间,记录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绘制草图几乎融入西扎生活的每时每刻。

西扎曾经表示正是对于绘图的痴迷促使他确定了建筑师的职业选择 :“我的父亲其实很希望我成为一位工程师,也许别人会觉得他给我许多压力,但是我认为他只是在捍卫我的未来,希望我可以成为一个有贡献的人。

对于西扎而言,他总是首先“察看现场”和“绘制一张草图”。他会亲自踏遍现场的每个角落,进行长时间的停留、观察,用笔勾画基地草图,记录他捕捉到的基地特征和可能激发构思灵感的线索,比如地景、建筑、街道、树木、缓坡,甚至岁月的痕迹。再将最初的设计构思植入其中,用草图呈现建筑进入基地后的状态。

这是西扎一贯坚持的方式,因为只有草图能够快速、流畅地将体会和思绪毫无阻滞地表达出来,捕捉灵光一现、稍纵即逝的构思灵感并借助草图实现逐渐接近建筑与基地构成的整体环境的目标。

葡萄牙莱萨·达·帕尔梅拉海洋游泳池是西扎早期的成功作品。最初的基地构思草图清晰地呈现了“基地的私语”所引发的关键思绪和设计灵感。

基地处于大海和城市滨海道路之间的扁长地带,在西扎的草图画出了他捕捉到的关键要素—边界。 一面是连续、流畅的直线线条,表现了城市和道路边界的坚硬、拉长和明确性。另一面是大海和滩涂,曲线间断而松弛,呈现出绵软舒缓而不确定的状态。

建筑处于不同属性的两面边界之间,关键问题在于保持建筑自主性的同时表现基地环境的两面性并构成新的整体。基于上面情况,西扎在草图中将建筑植入两种特征的边界线条之间。在城市道路边界的一面,建筑与挡土墙紧紧靠在一起,成为边界的自然延续 ;另一面是几个形态大小各异的游泳池和三角形的平台,保持着几何构图的适度关联和张力,在接近大海的边界,利用设计新增的墙体和原有礁石共同围挡形成一个大游泳池,与大海直接连通,使两者的边界几乎完全消解,过渡形成极致的整体。

由于基地有限的进深,具有功能的建筑空间依照流线安排,呈“之” 字形在不同高程展开。基地的构思草图预示着设计结果,建筑与基地、景观构成整体,人的活动随之在边界、游泳池和片段化的墙体之间展开。

基地现场捕捉到的构图草图中的灵感最终实现还需要大量精细的工作。通常,西扎“不会很快地做任何决定,总是往来基地间数次,不断协调、讨论之后,循序渐进地 做出最后的设计。”西扎这种基地构思草图与现场条件的反复验证和调整的过程,使西扎的设计发展具有渐进性。

曾参与游泳池设计的建筑师塔提亚娜· 博格曾经提到,他们“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把海滩上一组组的礁石逐一测绘出来”。从基地构思草图可以发现,在基地中西扎至少应该还要完成几项工作。

一是对原始地形图基础上的基地现状高程的精确校验,保证边界过渡、连接高差的坡道台阶顺利完成 ;

三是对于阳光在墙体片段之间的射入和渗透的判断,确保形象、光线与空间之间的关系紧密配合。

这种对于现场地毯式的搜索,使构思必需的信息无一遗漏地被绘制在西扎真正需要的 现状条件图上。构思草图中出现的线条其实质是在基地中不断的验证和试探。设计最终呈现出西扎预期的结果。城市道路边界的墙体和屋顶几乎不留痕迹地附着在挡土墙上。游泳池水面恰好与大海和蓝天精确连接,边界消解,自然融入其中。

错动的片段墙体总能恰到好处地避开或是与礁石连接、共同限定空间。在建筑与场地中几乎呈现一种似有似无的状态,极具现代感的形态和空间的抽象与地景的自然化特征微妙地共存。

建筑原型是根据某种需求而发展形成的特定生活方式与建筑形式的结合,以一种最简单的方式直接反映建筑和场所的核心秩序,表现了历史上建筑实践中重复出现的典型建筑经验的总结。这其中蕴含着建筑学的内在法则和普适性,对于大多数建筑师,通常总是在固定原型与自由创新之间 不断地进行选择、找寻立场。

建筑原型的调适和演化是西扎设计作品和设计过程的重要线索。在西扎的许多作品中,不仅有“U”形建筑 + 内院的 空间原型反复出现,也存在赖特、阿尔瓦· 阿尔托等建筑大师经典作品中的某些片断,当然还有葡萄牙传统建筑经验的成果。这些 原型来自于西扎建筑实践所积累的经验和记忆,包括建筑专业的学习、对葡萄牙传统建筑的深入调查、海外国家旅行和游历的见闻,以及所有经典建筑作品的解读。

在设计过程中的互相碰撞,逐渐演化成自由发展的线条和图形,建筑原型在某一特定时刻突然浮现,并被快速记录在原型草图之中。原型草图既是设计的参照,也是设计结果的可能预期。

西扎的过人之处在于不仅能够恰当地选择原型,还能够根据具体的设计要求进行不断地修改,使原型具有适应性而最终演化为最为恰当的设计结果。“我的许多设计在第一张草图中来回往复” 西扎将原型引入场地后,将自己认为重要的要素不断引入,并对草图进行些许修改、取舍,最终定型。

西扎的著名作品波尔图大学建筑学院处于一个地势较高的台地,北侧是一条高速公路,向南俯瞰杜罗河河 口。波沃阿公园和园中的别墅、卡洛斯·拉莫斯展馆的围墙界定了场地的东边边界。波尔图大学建筑学院的连续草图再现了西扎从固定原型到自主创造的过程。

1) 第 1 张草图西扎抽取出场地的基本特征。将来自于记忆中的某个原型植入场地,(与东侧原有的两幢建筑相似)。然后,朝向杜罗河口的一面架空,对外打开进行联系。北侧沿着道路展开。南北两面的特征不同。新建建筑学院和原有建筑的主体和外部空间保持各自的自主性,只是通过形态和空间轴线的相似构成松散的关系。

②将建筑朝向东侧的一翼去掉,形成惯用的 “U”形平面原型。在西侧断点处设置一个独立的建筑作为整个场地环境的起点。

③南北两翼沿着各自的边界展开,安排不同的功能空间,根据差异采取不同的设计策略。对于相同功能的体块采用相近的体量和连续的凹进来表现空间的单元性和独立性,还有对于单元之间凹进的曲直形态的尝试。

①建筑内院的微观环境成为重点,拆解了“U”形的构图,并引入一条关键性的东西向动线,整个场地的外部空间沿着东西向展开,形成整体。

②内院的南北两个界面强调整体的连续性,南翼底层的开放形式与南侧杜罗河的空间联系 ;北翼朝向内院的一面中部附着入口 空间,东端的错落形式回应东侧公园景观。

③南翼面河的一面由于功能和空间略有差异,采用不同的体量和立面也就顺理成章

4) 第 4、5 张草图的重点是内院与南侧河景关联的重构和南北两翼的差异化处理。①南翼的连接部分彻底取消, 使内院通过建筑之间的间隙直接联系远处杜罗河的景致。②北翼连续界面被拆解为或隐 或现的3个部分,适应地形的变化曲折爬升, 通过坡道在彼此之间与东侧公园建立联系。

可以看出通过系列化的连续草图, 设计的构思从单一化的原型逐步发展成为 具有开放性的综合体,建筑与地形、场所 巧妙地建立了更为复杂的联系,并将更大 范围的场地和影响要素引入设计之中。

谈到西扎的建筑空间,似乎总是面临着语言阐释的困境。这源自于西扎对于空间的独特认知,也与西扎的工作方式和研究空间的草图工具密切相关。

空间草图表现了西扎认知、体验空间的方式及其根源。西扎以轻松而肯定的线条勾画空间构成中关键的具有塑性的几何形体、块面和线条。与路斯类似,对于空间构成和几何学的关注潜藏着对于赋予人强烈的空间包裹感的期待。空间包裹感使人置身于空间之中,这也是西扎空间认知的前提。

西扎曾经这样解释照片和草图传达空间 体验的差异,“照片是站在某些特殊的视点 上捕捉的瞬间。视野是固定不变的,无法传达你在空间里体验到的感受。而在实际空间中,你四下张望,你欣赏的是所有这一切的整体。” 这也正是西扎认知空间的方式—进入空间,四处游走,亲身体验,然后用草图记录和描绘,得到全面而整体的空间印象。最终呈现出视点多变而动态的空间草图。

西扎的空间极富张力。与人的实际感知有关,也源自西扎自己的空间方法 :一是空间几何学操作在赋予空间包裹感 的同时由空间形态引发的视觉兴奋。二是空间形态特征和空间感知对立的空间特征赋予人的紧张与欣喜。三是空间关系的多义性以及空间尺度从体验者周边到视线所及范围乃至空间联想的戏剧性。四是空间感知力线 的复杂网络,也就是人从空间构件的形状、位置、组合中提取的暗示方向、形态的不同向度相互交织,形成空间向度的多重解读。

葡萄牙奥利维拉·德·阿泽梅斯平托·索托银行因其独特的空间 与形式表现为西扎赢得了早期的国际声誉。 银行大厅的空间设计草图表现了西扎空间设计方法创造的独特张力。用 线条勾勒出空间的形式,几条曲线在不同标高限定了空间的平面边界,形成不同方向的力线 在不同的高度上相互交织的空间效果。在草图中,由于西扎追求空间特征和空间的整体性,除了左侧压低的等候区域用线条区分浅色墙裙,空间中的天花、墙体和地面依然以白色为主。而且,天花用线条简单的铺排,表现了均匀明亮的空间中光线的略微变化,所带来强烈的空间包裹感和空间的整体性。

按照一般的理解,空间尺度感来自于人、建筑空间、环境空间之间的某种相对状态和关系,涉及人对置身其中的内部空间及与之关联的外部环境的感知和联想。在西扎的空间设计草图中,蕴藏着由于空间的挤压、交错、堆叠、联系而形成的尺度潜力,这在建筑的内外空间都有所表现。

实联水上办公楼是西扎在我国大陆地区建成的首个作品。这一作品的许多设计草图都是关于建筑形体处理,即从人的视角,建筑 在空间环境中以怎样的面貌出现。在设计草图中,建筑采用上层退后的方式使视觉上的建筑界面的感知更为扁平舒展,将基地环境水平向度上的尺度大大扩展。通过对外部空间的二次划分,化解局部空间的尺度问题。

在内部空间,西扎以其擅长的大空间中嵌套数个空间,应对水上建筑的难题——如何通过水面拓展尺度且自身不被大尺度的水面所湮没。西扎时刻关注外部的水面与内部空间之间的 尺度变换和拓展。剖面草图是空间横向及纵向维度的构想。这也促成了尺度的多重解读。其中光线也拓展了空间竖向维度的尺度潜力。

剖面草图确立的基本空间在水面上按照近似 U 形的曲线蜿蜒展开,堆叠的空间在建筑内部空间与外界的水面、天空之间建立了空间层 次与尺度的多重转换,也使该作品成为西扎空间设计的又一成功案例。

对于西扎而言“用最原始、最简单、但是对我来说最真实的方式创作草图使我们接近西扎内心中的设计原点,也使我们了解西扎的的设计过程和工作方式。草图中快速、流畅的线条之间自然流淌着建 筑师的感悟、智慧及其对外部世界的关照。 也许,草图对于每一个建筑师都极为重要,因为“幸福属于那些既能够尽情想象、又能够用图画表达建筑的建筑师”。

展览预告 从伦敦到上海,六位Bartlett设计师携34张巨幅奇幻图纸抵达武康大楼,一纸情书告白建筑

展览讲座丨秋冬之际,你一定要打卡温哥华这7个宝藏艺术展:小野洋子、毕加索、加拿大华人移民展等

展览讲座丨建筑师的装置“实验”与立场——CADE“材料的可能性”空间装置展特记(上)

展览讲座丨建筑师的装置“实验”与立场——CADE“材料的可能性”空间装置展特记(下)

展览讲座丨浩气展虹霓,精彩即将开启!首个亚洲建筑设计趋势展亮点重磅公布!

展览讲座|北京国际设计周“意匠营造”主题展 / 天津大学建筑学院 +UED

展览讲座| 走进麓湖: 成都重庆-大师作品top系豪宅项目考察【环球建筑】

展览讲座 芝加哥建筑双年展:全球城市生态环境中,建筑与空间创作实践将如何产生共鸣?

纪录片推荐 |《抽象:设计的艺术》插画师Christoph Niemann的脑洞大开

读书笔记|多读,未来不怕Reading作业:《大都会建筑》之“投机的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