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现代设计与历史环境之间建立深刻的联系:评阿尔瓦罗·西扎

Posted on Category:鸭脖app Leave a comment

葡萄牙著名建筑师阿尔瓦罗·西扎被认为是当代最重要的建筑师之一,他的作品注重在现代设计与历史环境之间建立深刻的联系,并因其独具个性的品质以及对现代社会文化变迁的敏锐洞察而受到普遍关注和认可。

西扎的作品遍及欧洲各地,获得过普利兹克奖、欧洲建筑奖、哈佛城市设计奖等一系列建筑界重要奖项,并在柏林、里斯本、威尼斯、萨尔兹堡等地的多项设计竞赛中胜出。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西扎完成了西班牙圣地亚哥加里西安当代艺术中心、葡萄牙波尔图大学建筑系大楼、葡萄牙福尔诺斯教区中心教堂以及葡萄牙波尔图当代艺术中心等重要工程。

他凭借西班牙圣地亚哥加里西安当代艺术中心获得普利兹克奖后说:“我有权利说它参照了城市的整个历史,而不仅仅是现在。这样的结果不是来源于历史参照的消除,而是尝试创造一种现代与历史的共存。”

西扎的设计草图清楚地证明了他的设计是从场地开始的。他的设计草图基本只有两种类型。一类描述的是俯瞰的建筑体量。在这种草图中,建筑体量被放在一个较大环境范围中,体量上没什么细节。

这种图是建筑师在总体上把握建筑体量大小、高低、凹凸关系的工具,它们推敲的是建筑如何恰当地在环境中存在。另一类是人视高度上建筑的局部透视草图。在这种草图中西扎描述的是一系列人眼睛里看到的建筑外部场景,推敲的是建筑在环境中给人的实际视觉感知。

为了将视觉中建筑的特征强化出来,建筑经常被有意地夸张,体量被拉长或拔高,视点被降低到几乎贴近地面的程度,用弧线代替直线以表达那种人在行走中逐渐接近建筑的动态感觉。大量的这两类草图的存在是他以建筑与外围关系为主要出发点的设计方式的最好证据。

西扎一直强调“我能参观完建筑中我想象的角角落落,这个项目就完成了”。他曾说过:“我认为把自己的想象延伸到建筑中更远的角落是必要的,因为建筑中的每一个小细节都很重要,恰当地把它做好很重要。”

“建筑是关于构造几何学的。”西扎的观点说明了自己在建筑作品中对基本几何形体运用的重视。他的作品,在平面和立面上,都能不同程度地还原成简明的几何形体。与雕塑不同,建筑不仅要有美的享受,更要具有使用的内部空间,因此在处理方法上,西扎也会更注重与实用功能相结合。例如,巴塞罗那奥运村的气象中心。

西扎主要运用“圆柱”这一母题,再加上粗糙混凝土基座和上部做工精巧的圆形白色云石贴面,使整个建筑看起来就像一座圆形的古堡。“圆柱”给人以围合、封闭、向心的意象,这种具有古典美学和纯粹的形体,加之立面材料的单一,给人以朴实、静谧之美的感受。

为了使内外空间相互融合,西扎在中心的走廊周围沿圆柱体的外沿挖出8个透光槽,为室内间接地提供室外照明。通过这些透光槽渗入的阳光,既可以使人们感受到一天之中太阳的运动,又赋予了建筑“时间”这一四维概念。在空间、时间的共同作用下,建筑的“影像”浮现,雕塑感油然而生。

建筑原型的调适和演化是西扎设计作品和设计过程的重要线索,西扎自己也从不讳言原型对其建筑设计的重要作用。在西扎的许多作品中,不仅有“U”形建筑+内院的空间原型反复出现,也存在赖特、阿尔瓦·阿尔托等建筑大师经典作品中的某些片断,当然还有葡萄牙传统建筑经验的成果。

这些原型来自于西扎建筑实践所积累的经验和记忆,包括建筑专业的学习、对葡萄牙传统建筑的深入调查、海外国家旅行和游历的见闻,以及所有经典建筑作品的解读。

在设计的初始阶段,现场特质、项目需求与经验之间互相碰撞,逐渐演化成自由发展的线条和图形,建筑原型在某一特定时刻突然浮现,并被快速记录在原型草图之中。原型草图既是设计的参照,也是设计结果的可能预期。

西扎的好朋友、意大利著名建筑师V·格里高蒂在为西扎获得普利策奖撰写的祝词中将他称之为新的“建筑极少主义”的缔造者,我们可以把这一称誉和60年代后期与波普艺术平行发展的极少主义艺术联系起来;而莫奈欧的解读看起来更倾向于一种现象学的美学立场。

概括地说,和20世纪中期以来先锋艺术的趋势一致,西扎的建筑明显远离了观看而更重视阅读和体验,他的“极少”是建立在对建筑场地极其敏锐、细腻的理解和把握之上,格里高蒂甚至形容这种把握是西扎“自己才清楚的某种考古工作”。

对西扎来说,这样一种场地的“考古”其实不仅仅是地形学意义上的,还包括了那个地方的生活、社会性的关注、与建筑结构的关联等等几乎所有的知觉感知。西扎通常会借助速写来记录对场地和建造的敏感。捕捉现实生活的“偶然”和不确定性,需要相当敏锐的感知能力。

对西扎的介绍我们应该也必须意识到对于本土文化和新思想之间应当起到一种真正的承前启后的作用,注重先人留下的宝贵遗产而不盲目跟风。再者,葡萄牙此起彼伏的历史塑造了这位伟大的建筑师,西扎从未放弃对自己国家本土文化的追求,中国的悠久历史可能远远超过葡萄牙,但在建筑方面的造诣却远远不及,我们当代的建筑师是否应该反思?

阿尔瓦罗·西扎:我的建筑中没有“我”

Posted on Category:鸭脖app Leave a comment

葡萄牙著名建筑师,被认为是当代最重要的建筑师之一。1988 年获西班牙建筑师协会金奖、阿尔瓦·阿尔托奖(Aalva·Alato);1992 年获普利兹克奖; 2012年获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颁发终生成就金狮奖。他的作品注重在现代设计与历史环境之间建立深刻的联系,并因其艺术化的风格和对现代社会文化变迁的敏锐捕捉,而受到普遍关注和承认。

西扎的建筑中没有“我”。他从未在作品中加入过什么“标志性”元素,他的建筑匍匐在环境中,与环境融为一体。然而他赋予建筑的减法哲学,却让他的作品拥有了很强的辨识度。白色的墙体,笔直的线条,极少的柱子,光线与风景巧妙地进入场所……曾梦想成为雕塑家的西扎,找到了建筑与艺术的联结,进入他塑造的空间,人们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精神漫游。

西扎的合伙人,葡萄牙建筑师卡洛斯·卡斯塔涅拉评价道:“西扎并不属于任何新的流派,而是作为现代主义的延续和传承。”在这个风格渐渐消亡的时代,西扎并不热衷谈论作品的个性,他更关注建筑本身如何与自然对话,体量与空间如何达到平衡。

”在设计圣玛利亚教堂时,西扎对窗户的安置,除了空间设计上的考虑之外,更多了些文化上的重塑。他一反传统,在圣玛利亚教堂内部开设超长的窗户,做礼拜的人们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身在其外也能观察到室内的景象。内部与外部不再毫无沟通。类似这样的革新,重新定义着现代“教堂”的概念。

SantaMariaChurch, Marco de Canavezes,Portugal

Santo Tirso Museum of Contenporary art, Portugal

西扎热爱建筑,热爱家乡葡萄牙,也热爱在葡萄牙以外的世界各地做建筑项目。86 岁的西扎,

,他认为一名建筑师身上最重要的特质就是“激情”。大部分西扎的作品已有超过五六十年历史了,然而即使是用当下的眼光去评判,依旧没有过时。从某种角度而言,西扎的作品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成为永恒的经典。

西扎与中国的缘分始于10 年前的淮安实联化工水上办公楼,他极富创造力地将工厂置于水上,300 米长曲线清水混凝土挑战施工高难度。

在西扎看来,中国项目设计的方式和理念与欧洲项目不同,他强调对品质的追求。

正如西扎所说:“如果要否认建筑的艺术性,那意味着我们接受了那些并不完美的作品”。走入西扎的建筑,如同欣赏一件艺术品,你将体会到更多“言外之意”。

《我与建筑师有个约会》视频栏目是国内首个原创实地访谈类建筑人物短视频栏目,来到建筑现场,对话明星建筑师,捕捉灵感涌现的刹那,探寻时代精神。

节目旨在让大众深入了解建筑的本质——建筑不只是建筑师思想的传达,更是每个人都能用脚步丈量,用精神感受的共享空间。

节目第一季邀请到中国建筑师马岩松、张永和,葡萄牙建筑师阿尔瓦罗·西扎、法国建筑师克里斯蒂安·德·包赞巴克等多位大师级人物,叙述当下世界建筑风貌的同时,给予人们丰富的灵感启迪。

全山石、阿尔瓦罗·西扎获首届华茂美堉奖

Posted on Category:鸭脖app Leave a comment

艺术家全山石从华茂美堉奖发起人、华茂集团董事局主席徐万茂手中接过获奖证书。

中新网北京10月31日电 (记者 马海燕)首届华茂美堉奖29日揭晓,中国著名油画家全山石、88岁的葡萄牙建筑大师阿尔瓦罗·西扎共同获奖。

作为中国著名油画艺术家、教育家,全山石1930年出生于浙江宁波,曾创作出《英勇不屈》《井冈山上》《塔吉克姑娘》《老艺人》等艺术经典。直至今日,全山石依然躬耕于美育工作,为中国艺术领域培育了一大批骨干新生力量。

全山石表示,蔡元培曾提出“美育代宗教”,这意味着美育触及人们的精神和灵魂。如今提倡审美教育,最终目的和艺术家创作作品一样,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陶冶人们的情操、净化人们的心灵,“美育是个艰巨、复杂、长久的任务,我将尽我的余生之力,为社会美育贡献力量,也将把‘华茂美堉奖’的奖金全部奉献给美育事业!”

除了扎根中国美育土壤,“华茂美堉奖”还力促中西美育文化跨域“对话”。首届华茂美堉奖国际获奖者是葡萄牙建筑大师阿尔瓦罗·西扎。1933年出生于葡萄牙的阿尔瓦罗·西扎,以美如雕塑般的“诗意现代主义”建筑闻名于世,曾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欧洲建筑奖、国际建协金奖等建筑界重要奖项。

“真正的美育应有文明交流互鉴的大视野。”西扎说,2010年他第一次到访中国时,看到澳门街头的寺庙、修道院、教堂与中式园林交相映衬,虽是管窥一豹,却也反映了全球化之下的文化交互和创新融合。

西扎认为,东西方的文化差异源于交流沟通的环境,但对美的追求是一致的,建筑师需要做的就是挖掘和保留东西方各自文化的特质,通过融合创新设计出新的作品。“交流与理解——我想这是华茂美堉奖的意义所在和想要传递的关键信息,也是未来我想去做的,即让更多人在感受东西方文明交融中发现美、传承美。”

根据华茂美堉奖章程,获奖者会获得一枚金质奖章、一张证书,并附有奖状和50万元人民币奖金。

华茂美堉奖由宁波华茂教育基金会主办、浙江东钱湖教育研究院协办,旨在传递“以美育人、以美化人、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美育之道。该奖于今年设立,此后每年颁发一次,授予在绘画、音乐、舞蹈、雕塑、建筑、文学、戏剧、电影等领域取得杰出成就并热心美育事业的艺术家、文学家、工艺大师,每届两位获奖者。据悉,下一年将授予在教育一线坚守美育工作、具有感人事迹和显著成就的教育工作者。(完)

中国美院90周年西扎设计的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开馆了

Posted on Category:鸭脖app Leave a comment

90年前的春天(1928年4月9日),60岁的蔡元培赴杭州出席国立艺术院(中国美术学院前身)开学典礼,并作题为《学校是为研究学术而设》的开学演讲,提出“艺术是创造美的、实现美的”“要以纯粹的美来唤醒人的心”。2018年4月8日,中国美术学院迎来建校90周年,以黛瓦绿树为主要建筑元素的象山校区内多了一栋红色建筑,她与王澍设计的象山校区校园、隈研吾设计的中国美院民艺馆,相映成趣。这栋建筑的设计者是葡萄牙建筑师阿尔瓦罗·西扎,他同样也是普利兹克奖得主。

西扎设计的这栋红色建筑便是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作为中国首家拥有西方现代设计系统收藏的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其中长期陈列的两个展览为以“以包豪斯为核心的西方现代设计系列收藏”为主的“生活世界——馆方现代设计展”,以及“馆藏马西莫·奥斯蒂男装展”,立足生活原点,探究设计与生活的关系。除此之外,“迁徙的包豪斯:设计生活展”、“西扎建筑与设计大展”、“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建筑设计方案文献展”也作为开幕临展为公众普及现代设计的历史知识,展示这座博物馆的设计由来,并为当下的中国设计教育提供实例参考。

现代设计是西方社会工业化的产物,它彻底改变了人类世界的生活环境、生活方式、造物形式和交流方式。“包豪斯”一词是瓦尔特·格罗皮乌斯创造,最初是对德国魏玛市的 “公立包豪斯学校”的简称,在两德统一后更名为魏玛包豪斯大学,标志着现代设计教育的诞生。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副馆长袁由敏表示:“虽工业生产150年来是以西方价值观为导向,但如何留有东方情结的设计是中国需要解决的问题,设计品虽多为工业生产的产物,如何在工业产品中留下手工艺的气质,让人离工业远一点离生活的温度近一点,描述设计的历史,展望设计的未来。也希望博物馆的建立既展示西方设计,也让中国的设计师找到方向,对教学有所影响,产生新的学科方向。”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的长期陈列“生活世界——馆方现代设计展”以包豪斯为主体选取了自19世纪中叶以来的一批具有一定代表性的作品,展现了150年的西方现代设计历史。展览从设计品、设计师和设计与社会三个视角展开,为观众提供了理解现代设计的途径。

150年前一把名为“托内特14号椅子”问世,它兼顾了性能、美观、习惯、成本等多个方面被誉为“椅中之椅”,它不仅出现在印象派绘画中,它简约大气的设计也启发了许多现代设计师。“生活世界–馆方现代设计展”的第一板块以“椅子中的椅子”的个案研究出发,分别从公共性、趣味、舒适、工作、便携组装、材料、结构、手工艺与机器等方面,展示现代椅子设计的发展、变化,以及现代设计从不同维度出发的关注和关怀。

展览的第二板块以倒叙的方式讲述由设计师构筑的设计史。19世纪以来,人类文明的种种发明,最终被一部智能手机涵盖,以公众最切身的经历,讲述设计带给生活的改变,由乔布斯颠覆式的设计开启设计对生活的影响。

而后通过法兰克福厨房、维特海姆百货餐厅、意大利孟菲斯设计团队作品等设计师作品,展示现代设计的先驱如何统一“艺术与手工艺”“艺术与技术”“艺术与工业”,如何从手工生产转换为机器大生产,如何解决形式、材料与功能的问题。以此钩沉现代设计的百年历史,追溯其艺术和手工艺的源头,进而在与工业和科技的交融过程中形成为一门既独立又包容的学科过程。

以“法兰克福厨房”为例,这件展品讲述了今日生活中习以为常的厨房的由来,通过设计师的介入,合理使用空间得出。“这件藏品的活动,源自以为德国朋友的牵线,在德国“法兰克福厨房”又一个专门协会在全德抢救,设计博物馆的这件“法兰克福厨房”是协会现有藏品的最后一件,过去MOMA,V&A,大英博物馆也均收藏有“法兰克福厨房”,在满足了德国提出的修复等要求后,中国美院最终获得了这件藏品。”袁由敏介绍。

展览的第三部分“景观社会:从制造到消费”讲述了设计与社会的关系,展览中出现了可口可乐、博朗等企业品牌的代表产品,讲述设计在20世纪渗透到了生产、销售、消费和使用的全过程,并介入到普通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构成了现代“景观社会”。正因为如此,对设计品的习以为常,让人们常常忽视了现代设计对生活世界的再造。

此次展览基于本馆收藏,试图通过切片式的叙述,构建一个设计的脉络。艺术和技术的完美结合是包豪斯所提倡的,艺术提供想象力,技术把想象力付诸实现。在“包豪斯”的教师团队中有康定斯基等形式感的大师,也有技术工匠,设计是不能脱离生产。

2019 年将是包豪斯诞生一百周年,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以“迁徙的包豪斯——设计生活”纪念包豪斯一百年。“迁徙的包豪斯”不单是一个展览,也是一个国际研究项目,包括了中国、日本、俄罗斯、巴西等将共同实施的展览项目。其中,四个版块——“应对”、“设计生活”、“借鉴”、“不灭的灵魂”——分别围绕四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包豪斯实物展开。该项目试图以此激发出有关具体案例、历史谱系与当代争论等不同议题。

作为中国美术学院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开馆系列展览之一,“迁徙的包豪斯——设计生活”除了有关于包豪斯的各种商业生产的原型外,还将展示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收藏的中国设计作品,包括平面设计、建筑和城市规划项目以及相关文献。希望探讨不同文化和政治背景下的设计师和建筑师如何将包豪斯理念加以发展、调整、扩展及再设计,以此揭示出 20 世纪至今包豪斯理念在前苏联、印度、朝鲜和中国的变化过程。这个展览也代表“包豪斯”在中国的发展。

作为博物馆公共教育活动之一,“象棚·包豪斯人物空间实验剧场”表演也在开幕式上举行, 本次研究型表演回顾历史上的包豪斯舞台实验和中国宋代的杂剧表演,以历史的眼光重新审视二者,探索二者比较和对话的可能性。关注包豪斯舞台和宋杂剧的人物形象,并以之作为创作的基本素材和灵感来源,通过舞蹈和其他行动艺术,以当下之视角探索空间的运动性及其设计。

作为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建筑的设计者,1992年普利兹克奖获得者阿尔瓦罗·西扎是20世纪公认最重要的建筑师之一。2012年已80高龄的西扎对为东方设计一座设计博物馆心向往之,尤其是被“包豪斯”藏品深深打动。他远渡重洋,来到象山校区,细细考察校园,研究工地。6年之后,博物馆开馆,因为身体原因,西扎无法远渡重洋,但通过视频道贺。

在西扎本人设计的建筑空间中展出一个名为“超越建筑的西扎”则集中展示了西扎从业以来主要的创作成果,时间跨度从1960年代到2010年代,类型涵盖了雕塑、旅行手稿、建筑、家具、器物设计等方面,共计百余件作品。

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杭间回忆与西扎的几次见面,在他看来,西扎是硕果仅存的现代主义大师,尤其在后现代建筑遍地开花的当下,西扎设计的建筑更是意义重大——在崇高中求新求变,重形式更讲究功能,也这一切也源于“包豪斯”。

配合设计博物馆本身,观众可以直观感受到西扎的建筑作品注重在现代设计与历史环境之间建立深刻的联系,并因其个性化的品质和对现代社会文化变迁的敏锐捕捉,而受到普遍关注和承认,具有独特的美学意义。

此次展览的视觉和空间设计是中国美院视觉传达设计系副主任俞佳迪,他对“澎湃新闻·艺术评论”记者表示:“在西扎对空间要以西扎的语言展现西扎的作品,以文本进行空间的穿梭,引导参观者在文本阅读的时候远望空间,并邀请西扎手写展览标题,把空间还给西扎。”

呈现西扎建筑各个时期建筑模型的桌面,构成了观众视角中的地平线,结合西扎的设计的家具、生活用品、旅行中的速写勾勒出一个立体的西扎。俞佳迪特别提到了西扎在1960年代在葡萄牙设计的海边游泳池,依山伴水之间,游泳池每日的换水由大自然的潮起潮落自然完成,可谓与自然间的对话。而在建筑模型的制作上,西扎也呈现出大气典雅,将建筑与自然的关系通过建筑模型表达。

在设计博物馆的夹层中,展示了博物馆从方案概念提出到施工完成的整个建造过程,从项目制作的工作模型、工程图纸到一批珍贵的工作会议文档、工地照片和相关视频,讲述这栋建筑自己的故事。

2011年 “以包豪斯为核心的西方现代设计系列收藏”从德国落户中国美术学院开始,目前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不仅拥有以“包豪斯为核心的西方现代设计系列收藏”7010件(套),还拥有3万余件意大利男装收藏、700余件美国电影海报收藏等。在未来,设计博物馆还将更多地征集中外设计作品,逐步形成现代设计系统收藏。

据杭间介绍,2015年开始,中国美院启动的国际设计文献中心项目,目前已有数万册19-20世纪不同语种的一流设计文献收藏,服务对象为国内外设计专业的相关师生、研究者、设计界同行,它将与已有设计藏品形成互补,为中国的设计教育、展示、研究提供一个中外设计的文献库。

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曾精辟总结引进“包豪斯”的理由:“首先,包豪斯将为我们带来某种根源性的变革思想;其次,包豪斯也将为我们带来基础性的美学思考。包豪斯学院正是以富于挑战和开拓的变革精神创造了20世纪最早的趋向大众的设计文化。第三,包豪斯还将为我们带来变革性的教育思考。30年前,中国设计艺术教育流行巴塞尔设计学校的素描教学,而那个教学系统的源头,正是当年包豪斯学院伊顿教授的教学方案。这个悠长的基础教学变革之链一再让我们溯流而上,感受当年包豪斯基础教学的广阔视野和灵修内涵”。

阿尔瓦罗·西扎新作国内首个艺术教育主题博物馆开馆

Posted on Category:鸭脖app Leave a comment

由葡萄牙建筑大师阿尔瓦罗·西扎设计的华茂艺术教育博物馆,如一滴巨型“墨点”静立于浙江宁波东钱湖畔,仿佛自湖中而来,又融于四围山色中。这座于11月21日隆重开幕的博物馆,是国内首个“艺术教育”主题博物馆。从中国艺术教育的历史脉络展开,以古今中外美育对话为牵引,一个开放、多元、无围墙的“社会美育课堂”正在这里逐渐成型。

阿尔瓦罗·西扎,蜚声世界的现代主义建筑大师,1992年获建筑界最高奖项——普利兹克建筑奖。华茂艺术教育博物馆是西扎在中国大陆的第三件作品,也是他其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唯一一座“黑色系”作品。总建筑面积6268.05㎡,建筑高度26.26米,内部共分6层,地上5层,地下1层。

贯穿以“极简”精神,博物馆外墙采用蜂窝复合波纹铝板双层幕墙,大面黑色基底是西扎首次由“白”至“黑”的艺术突破,渲染出简练沉稳的基调。上层建筑采用结构悬挑设计,首层则采用“内退式”设计,与漂浮的建筑体块形成巨大的轻重反差,呈现一种未来建筑般的“漂浮感”,仿佛库布里克《2001太空漫游》里那漂浮在空中、象征文明启迪的黑色长方形体块,由此传递出未来艺术教育的空灵意象及精神表达。

博物馆内部空间纯白凝练、步移景换,在西方极简主义的建筑语言中体现出东方意境之美。延绵不断的旋转坡道横向串联展厅始终,使空间产生富有韵律的流动性。两道从穹顶垂落的光柱则纵向贯穿各个楼层,契合建馆之初设定的“两道光”理念:“艺术与教育之光”“艺术与科学之光”。

这座施工难度极大、精度要求极高的建筑最终以超高完成度得以落成,成为又一现代主义建筑杰作。值得一提的是,以博物馆主建筑辐射东钱湖畔20公顷,为华茂集团发起的“东钱湖教育论坛”所在地。这片建筑群将由几位研究性、实验性极强的建筑大师设计完成——除阿尔瓦罗·西扎之外,还包括伊东丰雄、坂本一成、张永和等国际著名建筑师。

以“艺术教育”为内核,华茂艺术博物馆内近两百件馆藏展现出古今贯通、中西交融、内外共生的艺术教育风采。从序厅出发,沿白色坡道盘旋而上前往启示厅、音乐厅、油画厅、雕塑厅和书法国画厅,一场美育启蒙之旅就此展开。

馆藏作品提香·韦切利奥的《马尔卡托尼奥·莫罗西尼肖像》、菲力比诺·利皮的《圣母与施洗者圣约翰在乔凡尼诺·勃基斯特背景前》,散发着半个世纪前西方人文主义启蒙的光辉。

国内大师的作品则贯通古今,包括王时敏《山水扇镜片》、虚谷《四条屏》、黄宾虹《桃花涧图轴》、徐悲鸿《孔庙》、刘海粟《黄山云海图轴》、潘天寿《朝日艳芙蕖图》、林风眠《少女》、沙孟海楷书《祝寿文十条屏》、刘开渠《母与子》以及罗工柳生前最后一件油画作品《郁郁葱葱》等佳作。

博物馆还特以雕塑巨匠刘开渠、音乐大师贺绿汀、画坛泰斗罗工柳为艺术教育史个案研究,展现三位大师的艺术历程和美育观念,并借以回望波澜壮阔的中国近现代美育史。

相关陈列不仅包括三位大师作品,还有物件、手稿及艺术家生前影像资料等。如刘开渠创作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胜利渡江》原稿、贺绿汀生前使用过的斯特劳斯钢琴、罗工柳为《地道战》创作的小稿速写组画。

而在位于地下层的互动体验厅,观众则可通过多媒体互动科技,体验DIY雕塑、3D打印、名画临摹、音乐指挥等一系列具备良好艺术水准的活动项目,在游戏中亲近艺术、体悟经典。

华茂艺术教育博物馆开馆系列活动与美育大师课是其以博物馆模式构建开放性艺术教育平台的首度实践。11月21日,作为开馆活动之一的东钱湖教育论坛美育圆桌会议在博物馆顶层举行。博鳌亚洲论坛原秘书长、东钱湖教育论坛联合主席龙永图携20余位专家学者集结各领域“美育”智慧,就“美育育人、全面发展”主题展开讨论,为“美育培养时代新人”建言献策。

同一时间,“光与空间的戏剧——西扎与现代主义建筑”专题学术研讨会在博物馆音乐厅召开,清华大学、同济大学等高校知名学者及建筑师共议西扎建筑语言深度。远在葡萄牙的西扎则与现场连线,讲述博物馆设计灵感、未来愿景及其“中国情结”,评价中国当代建筑取得的成果及未来发展方向。

开馆前日,普利兹克奖评委、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前建筑系主任张永和带来首堂美育大师课——“我的工作室”,通过指导孩子们动手搭建理想建筑,来教授建筑的基本常识和搭建方法,从而引领孩子感受建筑的“中西合璧”与“和而不同”。这些线上线下美育课程、研学活动等项目,将会是华茂艺术教育博物馆持续深耕的美育实践。

“进入新时代,‘美育’不再是象牙塔里享用的美餐,它应该更具备社会公共属性,来涵养一座城市的文化氛围。”华茂集团董事局主席、东钱湖教育论坛创始人徐万茂在博物馆开馆仪式中说道。

美育发展脉络是时代发展的一个缩影,并将随着美育改革的不断推进迎来新的黄金时期。而博物馆作为民众了解文化、享受艺术、感知文明的窗口,必将在未来扮演愈发重要的角色。由此讲来,正如中国美术学院教授、著名油画家、华茂艺术教育总顾问全山石所评价的那样,华茂艺术教育博物馆的开馆确是“恰逢其时”,“蕴含着新的时代内涵”。

11月21日起,华茂艺术教育博物馆在试运行期间免费对外开放,如需参观可通过“华茂艺术教育博物馆”官方微信公众号或小程序进行预约,预约名额为上午100人、下午100人。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10:00—17:00(16:30停止入馆),周一闭馆,节假日除外。

中萄两位艺术家被授予美育奖

Posted on Category:鸭脖app Leave a comment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讯(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剑平)10月29日晚,中国著名油画家全山石、葡萄牙建筑大师阿尔瓦罗·西扎,被浙江省宁波市民间机构授予美育奖。根据颁奖章程,两位获奖者分别获得评委会颁发的一枚金质奖章(附证书、奖状)以及奖金50万元人民币。

华茂美育奖由宁波华茂教育基金会主办、浙江东钱湖教育研究院协办,旨在传递“以美育人、以美化人、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美育之道。该奖于2021年设立,此后每年颁发一次:一年授予在绘画、音乐、舞蹈、雕塑、建筑、文学、戏剧、电影等领域取得杰出成就并热心美育事业的艺术家、文学家、工艺大师,下一年授予在教育一线坚守美育工作、具有感人事迹和显著成就的教育工作者,每届共两位获奖者。除了扎根中国美育土壤,该奖还放眼全球、兼容并蓄,力促中西美育文化跨域“对话”。

希腊前总理乔治·帕潘德里欧,博鳌亚洲论坛原秘书长龙永图出任首届评审委员会主席。

首届获奖的全山石,是中国著名油画艺术家、教育家,1930年出生于浙江宁波,曾创作出《英勇不屈》《井冈山上》《塔吉克姑娘》《老艺人》等艺术经典,一幅幅作品浓缩为时代典范,被当代画坛推崇为“一个时代的领路人”。直至今日,全山石依然躬耕于美育工作,化身“一阶铺路石”,为中国艺术领域培育了一大批骨干新生力量。

1933年出生于葡萄牙的西扎,被认为是“当代最重要的建筑师之一”,他以美如雕塑般的“诗意现代主义”建筑闻名于世,被誉为早期现代主义的继承人。西扎的建筑作品遍及世界各地,曾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欧洲建筑奖、国际建协金奖等一系列建筑界重要奖项。

宁波市文联、市民政局、市文旅局负责人出席现场。葡萄牙驻华大使杜傲杰先生、葡萄牙驻上海总领事伊萨瓦(Israel Cláudio Esteves Saraiva)先生参加了颁奖仪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前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则在视频致辞中表示,当前,人类面临着疫情后的世界重建,人文和艺术能更好地释放文化多样性的潜力,让人们更好地接受文化多样性是“一种力量”而非威胁,帮助人们在一个多元化的时代培养新的“全球公民意识”,“催化”艺术与教育之间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