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游芥子粒神入须弥山

Posted on Category:鸭脖app Leave a comment

大家好,我是瓜子儿霸霸,专注于历史,弘扬以文化,今天带大家了解佛教的两个概念,芥子、须弥。

须弥,梵名Sumeru,巴利名同。又作苏迷卢山、须弥卢山、须弥留山、修迷楼山。在佛经中也称为“曼陀罗”。

略作弥楼山(梵Meru)。意译作妙高山、好光山、好高山、善高山、善积山、妙光山、安明由山。原为印度神话中之山名,佛教之宇宙观沿用之,谓其为耸立于一小世界中央之高山。以此山为中心,周围有八山、八海环绕,而形成一世界(须弥世界)。

佛教宇宙观主张宇宙系由无数个世界所构成,一千个一世界称为一小千世界,一千个小千世界称为一中千世界,一千个中千世界为一大千世界,合小千、中千、大千总称为三千大千世界,此即一佛之化境。每一世界最下层系一层气,称为风轮;风轮之上为一层水,称为水轮;水轮之上为一层金,或谓硬石,称为金轮;金轮之上即为山、海洋、大洲等所构成之大地;而须弥山即位于此世界之中央。

欲明诸天的住处,须先略知佛教的世界说:一日月绕一须弥山,外围四大部洲、八中部洲,须弥山下入香水海中,水面以上分上下两段,下段分为四层,第一层名坚手天,第二层名持鬘天,第三层名恒憍(亦译常放逸)天,为四天王所统帅之夜*神所居,属于鬼类,非天道所摄,一说第三层之上还有日月星宿天,为日月星宿诸神所居;第四层为四天王天,与日月在一水平面上。

须弥山顶为忉利天,此天与四天王天皆地居,忉利天以上为空居(天宫在虚空中),依次为夜摩、兜率、化乐、他化自在四天。六欲天之上覆一初禅天,与六欲天之下的人等五道众生所居世界,为一“小世界”,乃宇宙中最小的世界单位。一千小世界之上覆一二禅天,为一“小千世界”;一千个小千世界之上覆一三禅天,为一“中千世界”;一千个中千世界之上覆一四禅天,为一“大千世界“,为宇宙世界海中基本的独立世界单位。

一大千世界为三个千数相乘,故称“三千大千世界”,总计约有百亿日月,亦即百亿个小世界。小乘说一三千大千世界为“一佛土”(“一佛刹”),即一佛所教化的范围、所居净土。大乘则说大千世界之上还有“世界种”,为梯形,分二十层,每层皆有无量微尘数大千世界,无量微尘数世界种组成一“世界海”,为一佛净土,在宇宙中有无量无数的世界海。

据《时轮经》记载,地球是由风、火、水、土、空五种物质和七金山、须弥山等构成的。佛教认为,世界之最下为风轮,其上为水轮 ,再其上为金轮,即地轮。在藏族古老的苯教创世说中,有位名叫南喀东丹曲格的国王拥有地、水、火、风、空五种本源物质,法师赤杰曲巴把它们收集起来,放入体内,轻轻地哈了一声,吹起了风,当风以光轮的形式旋转起来的时候就出现了火,火越吹越旺,火的热气和带有凉意的风产生了露珠(水),在露珠上出现了微粒,这些微粒反过来又被风吹落,堆积起来形成了山。

唐朝江州刺史李渤问智常禅师:佛经上所讲的须弥藏芥子,芥子纳须弥未免失之玄奇了,小小的芥子怎么可能容纳那么大的一座须弥山呢?

智常禅师闻言而笑,问他:人家说你读书破万卷,可有这回事?

智常禅师合十微笑:奇怪了,我看你的头颅只有一粒椰子那么大,怎么可能装得下万卷书?

一座须弥大山和一粒小芥子相比,到底孰大孰小?我说,一样大,一样小。在佛法来讲,自性也是大而无外,小而无内,不受时间和空间支配的,也就是理事无碍的道理。

在一般人的观念里,一就是只有一个,多,就有很多个了;但是,在佛法看来,一就是多,多就是一,一多不二。

一朵花与一个虚空,孰多孰少?孰大孰小?一粒花种由种在土壤里到萌芽成长,需要雨水的灌溉、肥料的培育、阳光的照耀,还要有风来传播花粉,有空气来沃养成长 一朵花是集合了宇宙万有的力量才得以绽放的。一朵花即等于是一个虚空,因缘有二法,实性则无二–这也就是一多不二。

再进一步从世法上来说,我们每天的生活,要吃饭穿衣,要坐车住房子,要希求多闻、资养色身 这一切一切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由农夫种稻、工人织布、司机开车、建筑师盖房子、专家学者讲授、科技信息传播等等而来。所谓一日之所需,百工斯为备,一个人必须仰赖那么多人事的聚集辐凑才得以生存,这个一岂不是包含了无限?

话说有一对贫穷的夫妇住在炭窑洞里,四壁萧条,夫妻俩甚至要共穿一条衫裤–丈夫穿出去了,妻子就只好守在家里;妻子外出时,丈夫衣不蔽体,也只好待在洞里。一天,风闻佛陀率领弟子们到附近托钵乞化,夫妻俩就商量:我们过去不知道布施种福田,才会落到今天这样穷困的地步,现在好不容易盼到佛陀来此教化,怎么可以坐失这样大好布施的机会呢?

说着说着,妻子深深叹息:这个家几乎一无所有,我们拿什么去布施呢?

丈夫想了想,毅然说:不管怎么样,我们宁可饿死也不能错失这个机会。我们如今唯一尚称完整的东西就只有这条衫裤,我们就拿它供养佛陀吧!

夫妻俩于是欢欢喜喜地把唯一的衫裤布施出来,顿时使佛陀的弟子们颇感为难。大家把这条裤子传来推去,一个个掩鼻而避,最后还是阿难尊者拎着这条裤子来到佛陀面前请示:佛陀,这条裤子实在不能穿,还是丢掉吧?

佛陀慈祥地垂训:诸弟子不可以这样想,穷人的布施是十分难能可贵的,就拿来给我穿吧!

阿难心下惭愧,捧着裤子和目犍连一起到河边清洗,谁知道裤子刚一浸水,整条河立刻波涛汹涌,暴涨暴落。目犍连一急,就运起神通把须弥山搬来。压了又压,还是无法平息波涛,两人只好赶回来禀告佛陀。这时候,佛陀正在用斋,就轻轻拈起一粒米饭对他们说:河水翻涌,是因为龙王赞叹贫人能够极尽布施的愿心,你们把这粒米饭拿去,就可以镇住了!

阿难觉得奇怪,就问:佛陀,那么大的须弥山都压不住,这么小的一粒米饭怎么可能住那样的狂涛巨浪呢?

阿难和目犍连半信半疑地将这粒米饭丢进河里,河竟然一下子就风平浪静了。两人深觉不可思议:难道一座须弥山的力量反而比不上一粒米饭吗?回来后立刻请教佛陀。佛陀开示道:无二之性,即是实性。一粒稻穗从最初的播种起,经过灌溉、施肥、收割、制造、贩卖 累积了种种的力量与辛苦才能成就一粒米,它所蕴含的功德是无量的,正如同那件裤子是贫苦夫妇唯一的财物、全部的家当,它所包藏的心量也是无限的!四海龙王懂得一粒米的功德与裤子的功德一样大,都由虔诚一念引出,所以赶紧退让称善。由此可见,只要虔诚一念,则小小一粒米、一条衫裤的力量,都可以与千千万万座须弥山相等!

后来有人把这件事写成一首偈,来警示天下的众生:佛观一粒米,大如须弥山;若人不了道,披毛带角还。

有个四处乞讨维生的贫女也想种一次福田,于是辛辛苦苦攒钱,好不容易省吃俭用地存下来一块钱,就毅然拿出来布施了。寺院的住持法师知道这件事,就向弟子们宣布:今天的供斋我要亲自主持,为这个虔敬的女居士祈福!

不久以后,一块钱的功德给这个贫女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奇遇。原来自从这个国家的王后去世之后,国王闷闷不乐,大臣们为了使国王宽心解闷就安排了一场狩猎游乐。当国王一行路过森林的时候,忽然看到前方有一团闪闪发光的光圈。国王很奇怪,一行人策马向前,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子,衣服虽然褴褛,可相貌十分清秀。国王立刻喜欢上了她,就把她带回王宫,不久即成亲结婚了。

贫女做了王后以后,心里十分高兴:我当初只供养了一块钱,想不到竟然种下了这么大的福田;我应该再去寺里好好向菩萨谢恩,布施更多的银钱才对!

于是,她就盛装华服地准备了几十车的银钱供品,前呼后拥向寺院出发。一路走她一路想:当初我只不过布施了一块钱,住持大和尚就亲自为我祈福;今天我布施了这么多的供品,他一定更重视我了!

不想,这次只有几位知客师父代表住持接待、祝愿,一切行礼如仪,并没有什么特别隆重的表示。年轻的王后悻悻然面带愠色地走了,住持这才请人带信给她,说:当初,一块钱是你全部的财产,你以万分的真心来供奉,显出你布施的虔敬。现在,几十车的供品只是你财产的九牛一毛,而你又存着自大心理来供养,身心不能无染无垢,何来庄严功德?

所以,欢喜的一念的布施,其功德是很大的。无论是须弥芥子的大小比较,还是布施功德的大小较量,小大大小,全然不从形相、表相上去拘执,而是从理事圆融、内外一如的法身慧命上去体证的,正所谓总一切语言于一句,摄大千世界于一尘。

品评 黄亮的小品画:生如芥子有须弥心似微尘藏大千

Posted on Category:鸭脖app Leave a comment

黄亮,是我新近在广州认识的一位青年同行。当时我随口说了一句人所熟知的客套话:“很高兴!”但这决不是敷衍式的应付。看到近年史论专业多了不少年轻的新面孔,看到广东美术界吸聚了各地众多英才,确实让人高兴。

其实这里还有一层不曾对人提起过的感受。我对广州艺术博物院(广州美术馆)一直抱着某种敬畏心情。其缘由,起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潜心钻研美术史,当时能最直接看到的原作,大都来自越秀山广州美术馆的藏品展。手头仍存一张极简的单色门票,上面印有三行字:“广州美术馆主办、容庚教授捐献书画展览、1980年6月15日起在广州越秀山本馆展出”。这是我当年认真看过的展览之一,方法是不惜连续两三星期天天去看同一展事,逐件作品揣摩,画构图、抄题跋、写现场笔记,往往饿着肚子不知时光早晚。后来我写的居廉居巢论文,资料来源大抵如此。

没承想,黄亮同行虽年青,却有幸调入广州艺术博物院负责文物典藏业务,能天天有机会面对外人难得一窥的馆藏历代书画真迹,这实在让我艳羡不已。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是黄亮具有相应的专业素质和能力,方堪担当如此重任。由此又着实为他高兴。

黄亮从学画进入美术圈子,后在陕西师大完成硕士学业。做过教师,当过专业画家,喜欢钻研明清美术史。来到广州画院、广州艺博院工作后,对岭南地域美术和近现代书画家个案的研究兴趣大增。近年他发表的论文中颇有石涛、恽向、张大千、冯缃碧以及日本水墨画之类内容,可见视野很广。更难得的是他新近推出《巨擘传世——近现代中国画大家黄君璧》一册专著,属文化部艺术司组稿的国家出版项目,为学术界专业界所瞩目。

近日又看到黄亮所作一批绘画小品,得知他在创作实践上也用力甚多。这些作品以花卉、山水居多,大体上追求某种清雅、灵动的意趣。若干作品为写生所得,也有在题跋标写 “拟石涛”、“八大山人”笔意之类,尚有记述“仿赖少其”之类。显然,黄亮很为勤勉,从读书修养、研究写作到实践锻炼各方面都不懈怠。而他更聪明之处在于学以致用,善用资源和扬长避短。在广州专业机构工作,研究侧重点放在明清和岭南美术。作画习书搞篆刻,则多利用在艺博院常接触名家原作之机缘。确实,他有这样的近水楼台。

黄亮给人的印象是谦和、勤勉和聪颖。虽然说,他这次推出个人画展,笔墨工夫称不上娴熟老到,观者甚至难以据此推断他日后的发展变化方向,但,有这样多方面的成绩,已很值得祝贺了。更让人欣喜的是,与黄亮相类的一批青年新秀,有良好的专业基础,有敬业求索精神,近年已陆续进入广东的专业机构,他们也由此获得了很广阔的专业发展空间。

陕西师范大学美术学硕士研究生毕业,现任广州艺术博物院(广州美术馆)馆员,中国博物馆协会会员,广州市文物博物馆学会会员等。

曾任广州画院专业画家,四川省内江职业技术学院讲师等职。书画作品多次入选国内外展览,并被多家机构及私人收藏。

同时对美术史,书画艺术作品,书画家个案进行研究,学术论文在《荣宝斋》,《收藏家》,《书画艺术》等多家期刊发表,著有《黄亮画集》,《巨擘传世——近现代中国画大家黄君璧》等书。

ArtTree雅趣艺术馆,是一个结合文化艺术与生活的复合空间,除不定期提供艺术展览,课程,工艺品,艺术沙龙,亦介绍国外的艺术家及作品,并把中国的艺术家带向世界。雅趣传递美的概念,以不同的方式在公众平台呈现,致力于艺术生活化,为大家带来美的享受。

雅趣承办了商会协会高端会所的各类活动和聚会,完成了一次次艺术与心灵的对话和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