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一篇文章(来自网络)真实的福德

Posted on Category:鸭脖app Leave a comment

【何以故?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本节也有三个重点:

因为正如龙树菩萨所说:“一切法不生则般若生。”对于般若空性生净信者,他已远离了分别执著,不再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不再有从法上起执的法相,不再执著于法实有,也不会耽著于空无的非法相。这个空是药,是要对治众生的实执。实执有我,就以空来对治它,证我空。实执有法,也是以空性智慧来对治它,有法空。我法二空都消了以后,如果你还执著于这个药,它也会成为空病,所以也要不能耽著于非法相。无我人四相,是破人我执,证我空;无法相是破法我执,证法空;无非法相是破非法执,证空空。什么是我执、法执?执著于能取,这个是我执,有一个能取的叫我执,众生妄执于有能够主宰的自体叫我执;执著于所取,这个就是法执,于所取的法相上转,妄执于有实际存在的实有的法就是法执。我执、法执都是在有为法上起执著。我执是在能取上执著;法执是在所取上执著;如果于无为空寂不生不灭上来转,妄执于有一个空存在就是非法执。

第二个重点,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关键就是要能在日常生活之中检验自己,不是空口说。假如遇到有人来诽谤,我能不生瞋恨心吗?假如遇到了色声香味触法,能不起心动念吗?这些都是看我们到底是不是真正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要真正做到不容易啊,众生是遍计所执性,遇到什么就执著什么。我们说一个公案好了,北宋时有一个著名的居士苏轼苏东坡,他一辈子也很坎坷,但他也比较有智慧,他也很喜欢参禅。有一天他看到一个公案,公案说赵王有一次去拜访赵州禅师。禅师知道赵王来了,并没有起身迎接,照样躺在禅床上,就在禅床上迎接赵王,并且说:“老僧年纪大了,身体又有病,所以不能专程来迎接大王。”赵王不单不计较,反而更加赞叹赵州禅师是本色道人,是真正的修行人,不会在乎世间的名利富贵,不会说你哪个官大,我就要出来迎接,所以就更加敬重他。宾主尽欢而散,之后赵王回去还专门派遣一位将军送了很多礼物到观音禅院,就是现在河北的柏林禅寺。很奇怪,将军到来,赵州禅师反而自己出到山门口来迎接他。将军走了以后,弟子们很不理解,就来问禅师:“师父啊,您老人家年纪大了,那么昏聩迷糊,赵王来了你不接,将军来了反而去接,奇怪了。”禅师就回答说:“你们要知道,上等的人来,我是在禅床上以本来面目来迎接,不接而接;中等的人来我就在客堂接;下等的人来我就到山门口去接。苏东坡看到这公案就认为自己已经深解禅心,深悟禅的妙趣,所以就马上修书一封给他的师父佛印禅师,说要去拜见禅师并且还要请法,还特别强调请禅师效法赵州禅师迎赵王的那个公案,不必要来迎接。苏东坡以为自己已经真正地深解禅心妙趣,所以请求佛印禅师以最上乘之理,不接而接。哪里知道他去到寺院时,看到佛印禅师站在山门口。苏东坡就嘲笑禅师说:“师父啊,到底您老人家道行还是比不上赵州禅师那么洒脱,您怎么还是免不了这些世间的俗套礼节呢?”佛印禅师就很淡定地就说了一首偈子:“赵州当日少谦光,不出山门迎赵王。怎似金山无量相,大千世界一禅床。”苏东坡是着了一个迎接的法相。他有种种的法相,认为坐在禅床上不动,是上等的礼节,到客堂是中等,到山门是下等。他着了法相,而佛印禅师是无法相、亦无非法相,以大千世界做禅床,哪里有起卧之相呢?是真正开悟的人。

第三个重点,于般若空性义理生起定解后,乃至一念生净信,它不可思议的妙用就是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这样解脱的境界。 所以这很重要,你哪怕只是一刹那之间一念生净信就有这样的妙用。为什么?譬如鱼已经上钩了,你收线的时候就能把鱼拉上岸来。同样地,我们现在能够听闻到《金刚经》这样殊胜的无生大空性的妙法,在我们的心相续之中已经种下了般若空性智慧的种子,已经对于甚深无生大空性生起坚定信解,我们虽然外在的身体看起来跟凡夫一样,没有任何不同,但我们将在短时间之内能断除我执、法执、非法执,证得我空、法空、空空。所以非常随喜赞叹大家都是最有智慧的选择,能放下一切来学习《金刚经》。《弥勒菩萨愿文》说:“无我无人无寿命,愿证无法究竟义。”其实都是说无我人四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所以说愿证无法究竟义。《中观四百论》上提婆菩萨也开示:“以一法空性,即一切空性。”《般若摄颂》上说:“知自及诸众生等,乃至诸法亦复然。”能通达我是五蕴假合而证悟空性,那么众生当然都是毕竟空性,更进一步就知道一切诸法都是无生大空性。

那些出过家的皇帝和他们的禅诗欣赏

Posted on Category:鸭脖app Leave a comment

明太祖朱洪武朱元璋幼年家贫,十七岁曾在皇觉寺出家为沙弥。有一次夜归晚了,寺院已经落锁,他就在山门外露宿一夜。他躺在草地上,抬头仰望着月亮和星河,心中顿生万丈豪情,于是吟出了一首禅诗说:

此诗胸怀豪迈,气度不凡,立意高远,勾勒鸿巨,婉似宋朝佛印禅师那首著名的“大千世界一禅床”的气度。可见,朱元璋少年即有远大的胸襟和抱负。

武则天十四岁的时候,曾经在感业寺出家,后来再度入宫,并且当上了皇帝。武则天对佛法有极深的造诣,曾经为经典做过注解,并且敕令开凿敦煌石窟。她曾经写过一首千古流传的颂偈,就是那首直到现在,佛教徒也经常念的开经偈:

愿解如来线年,唐武宗继位,唐宣宗(当时叫光王,武宗的叔叔)为了躲避武宗的追杀之难,就隐遁寺院出家为僧。一日在庐山,和希运禅师一起观看瀑布。禅师看到一泻千里、气势滂薄的瀑布,不禁发出赞叹,就随口咏出了一句诗:

上面是几位早年出家,后得天下的历史著名人物。下面说的是先坐皇帝而后僧人的故事,以及他们的那些禅诗。

梁武帝一生笃信佛教,据说曾经三次舍弃皇位,到同泰寺为僧。群臣没有办法,只好用巨资将他赎回皇宫,重新理政。如果这是真的,也算一个奇闻逸事了。

明朝的建文帝,追杀叔叔燕王不成,后又被叔叔追杀。据传,他在二十六岁时逃到了广西,在寿佛寺皈依佛教,法名应能。

还有清朝的顺治皇帝,从小就对佛教非常倾慕。当了帝王之后,他曾经写了一首流传千古的赞禅僧诗:

(注:关于唐宣宗吟诗作对之事,有资料说是和另一位禅师。关于建文帝和顺治帝的事迹记录和诗词,来源于星云大师的著作《星云大师演讲集》的内容。为此笔者曾经考证了不少史书记载,均未发现正史的记录,而非正史中对这两位历史人物的说法,又林林总总,众说纷纭,不好用作证据。故此文特别注明事迹和诗词的来历,仅做为欣赏诗词之用。特此标注,以正视听。)

星云大师:济公禅师境界很高外在却怪异参禅要表里一致

Posted on Category:鸭脖app Leave a comment

赵州从谂禅师是一位非常有名的禅师,有一天,赵王特地去拜访他。这时赵州禅师正在床上休息,于是就躺在床上对赵王说:“大王!我现在已年迈,虽然你专程来看我,但我实在无力下床接待你,请别见怪。”

赵王一点都不介意,非常欢喜,和从谂谈得很开心。回去了以后就派遣一位将军,准备了很多礼品,送来给赵州禅师。赵州禅师一听,立刻下床到门外相迎。事后弟子们不解,就问赵州禅师:“前天赵王来时,您不下床;这次赵王的部下来,您为什么反而下床相迎呢?”

赵州禅师解释道:“你们有所不知,我接待客人有三等:上等的客人,我睡在床上用本来面目接待他;中等的客人,我到客堂里用礼貌接待他;第三等的客人,我用世俗的应酬到前门迎接他。”

赵州禅师待客之道,看起来是有三等,实际上,赵州禅师从差别里认识了平等的自性,因此他有调和的人生观。

到了宋朝,有一天苏东坡在书上看到这则公案,便想试一下佛印,于是苏东坡便先写了一封信给佛印禅师,他说:“禅师!我要到金山寺拜访,请你也用赵州禅师对待赵王的方法来接待我。”

可是,当苏东坡到达金山寺的时候,佛印禅师已经在金山寺的山门外迎接苏东坡了。苏东坡哈哈一笑,他说:“禅师!你的功夫到底不及赵州禅师,你的境界没有赵州禅师洒脱,我叫你不要来接我,你却不免俗套,跑了大老远的路来迎接我。”

意思就是说,当年赵州禅师不够谦虚,不到门外去迎接赵王;可是今天我佛印不一样了,你哪里能懂得金山寺无量无边庄严的法相,我佛印是把三千大千世界作为我的禅床。也就是说,你以为我佛印到山门外来迎接你吗?没有!我还是睡在床上,因为大千世界是我的禅床。

他说:现在,有的人参禅是修身不修心,他端身正坐、威仪庄严,但是心里面的贪嗔痴烦恼、人我,一点都没有去除。有的人参禅只重视心里的净化,对于外表的庄严、威仪,一点也不注意,例如金山活佛、济公禅师等,他们“内秘菩萨行,外现罗汉相”,他们禅的境界很高,但是表现在外的是怪异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