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轻功独步海内号称“赛猫狸”与人民为敌终被我公安抓获

Posted on Category:鸭脖app Leave a comment

在1949年春夏之交,尽管西南、西北、中南及华南的战事仍在继续,但天下大势已经明朗,在中国大陆的势力已经是日暮途穷、奄奄殆尽,但以蒋介石为首的顽固反动派仍然不不甘心、不死心,妄图通过搞爆炸、刺杀、暗中破坏等等恐怖活动来挽回颓势。

该年5月4号,空军还出动了多架次的轰炸机空袭了北平南苑机场,毁伤我人民飞机四架,烧毁房屋196间,死伤24人。

此外,蒋介石还让毛人凤往北平派遣了五千多名颁发有“特务潜伏证”的特务专事暗杀活动。

这些特务进入北平后,迅速地在和当地的地主恶霸、黑道流氓勾结在一起,再联合上此前残留在北平的各个角落的反动的军队、宪兵、特务机关,大规模地开展杀害干部群众,盗窃国家机密,纵火爆炸,印刷伪钞,扰乱金融,制造谣言,煽动闹事等等活动。

段云鹏,又名段万里,1904年生于河北省冀县徐家庄,曾拜著名飞贼“燕子李三”为师,苦练轻身术,身轻如燕,来无踪、去无影,蹿房越脊,如履平地。

某日,有行走江湖的拳师在北平天桥卖艺,观者如云,叫好声不绝。段云鹏在附近酒楼喝酒,被叫好声所吵闹,好不烦闷,又兼酒酣技痒,便手端斟满了酒的酒杯,走下酒楼,走近围观人群,猛地大喝一声,拔地而起,踩着人们肩膀、脑袋,围着场子飞快地窜一圈,然后在半空中翻了一个跟斗,轻轻落下,脸不红、气不喘,而手中酒涓滴不漏。当场的人只觉眼前一花,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时,全都惊呆了,掌声如雷。卖艺的拳师自愧不如,羞惭离去。段云鹏也因此得了一个“赛狸猫”的外号。

段云鹏后来到东北军任国术教官。某天到唐山游玩,醉酒后身上财物全部丢失。伙计找他结账,发现他一共吃了2斤饼子、1斤肉、1坛子酒。段云鹏遍寻钱包不见,只好耍赖,说:“我连人带上头戴身穿的衣帽鞋袜,还不足3斤,怎么会吃的了你2斤饼子1斤肉?”伙计和掌柜都被气坏了,搬来一大秤。段云鹏深吸一口气,手提秤钩,双足悬空,竟然只有2斤4两!众人看得目瞪口呆,知道遇上了世外高手,不敢吱声。段云鹏由是挥挥衣袖,扬长而去。

九一八事变发生,东三省失陷,段云鹏回到关内,混迹江湖,在华北一带偷盗侵华日军官邸,很是替中国人民出了口气。

抗战胜利后,段云鹏结识了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华北工作区北平特种工作组组长谷正文(本名郭同震)。

谷正文是继戴笠、毛人凤之后的又一大军统特务头子,他欣赏段云鹏轻功了得,将段云鹏吸收进了行动组,任其为军统局北平站第四组中尉通讯员。

其中的,1946年,蒋介石为了争取时间部署全面内战,虚情假意地接受了中国关于停止内战的要求,于1月10日和中国签订了停战协定。蒋介石还煞有介事地邀请美国代表参与,组成三人小组和“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声称是方便监督停战协定的执行。

参加军调部的中国首席代表是,蒋介石则派军统局副局长郑介民为的首席代表,美国代表为罗伯特。

在蒋介石的授意下,北平的军统特务不仅对进出“军调部”的代表团人员进行监视、跟踪,还组成了以“赛狸猫”段云鹏为组长的特别行动小组,伺机暗杀代表和滕代远。

段云鹏自夸其能,说,要刺杀和滕代远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我段某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他们的住宅内,用枪,用炸弹,纵火,办法有的是。

然而,住宅的警卫守卫严密,段云鹏根本无从下手,最后只好灰溜溜地回去了。

滕代远住西城区西京畿道的一条小巷里,地形复杂,不但同样有警卫,后邻和附近还驻有宪兵十九团的一个队和空军第六大队。

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段云鹏施展出飞檐走壁的功夫,窜奔至滕宅正院的天棚上,悄悄隐藏下来。

说来也巧,当天晚上,滕宅南跨院的人们在围着一锅汤面在吃夜宵。整个院落欢声笑语,灯火通明。段云鹏在天棚上足足呆了三个多小时,看那些人还没有散去的意思,就想往回撤。他悄悄地从滕宅房上挪身东撤,刚要从一条小胡同跃下,突然下面有人大喝:“谁?干什么的?”段云鹏吓得一哆嗦,脚底踩碎了好几块瓦,转身就跑,说时迟,那时快,“砰”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擦着他的头皮掠过,他差点从屋顶上滚落。好在天黑,下面没有再开第二枪,他得以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这年6月底,蒋介石调遣和部署各地兵力停当,赫然撕毁停战协定,向解放区大举进攻,拉开了全面内战的序幕。

在撤离前,军调部悄悄留下了一个由五人组成的秘密情报小组,开展对的军事情报工作,并配装了两部电台和2名报务员与2名译电员直接与延安总部联系。

依仗这两台电台,中央获取了大量关于华北前线军队的番号、兵力、部署等等资料。

保密局也怀疑在北平设有地下电台,每天出去十余部带有侦测电台的吉普车昼夜巡逻,进行地毯式的侦测。经过好长一段时间的瞎忙,北平警备司令部电检科终于检测出地下电台就在顺天府夹道方圆600米到1000米之间,即顺天府以西大经厂、小经厂和顺天府后边学校,安定门大街南段以西这些范围之内。但更具体的位置就无从得知了。

谷正文由是想到了“赛狸猫”段云鹏,他在回忆录《秘密档案》一书中说:当晚,我把段云鹏找来,告诉他任务内容:从明天起,每日清晨五点登上可疑地区内的最高点,仔细观察,凡是六点钟准时开灯的住户,便前往窥探屋内的活动情形。

这样,每天天不亮,段云鹏就穿上夜行衣,潜到顺天府一带巡逡,看到谁家亮灯,就施展倒挂金钩的奇功悬挂在谁家在窗檐下行里偷窥。

9月24日清晨,段云鹏和谷正文领着19名特务悄无声息地守在门外,在报务员发报完毕、收拾器材之际,踹开门,冲入屋内,逮捕了报务员及译电员李政宣和孟良玉夫妇四人。

段云鹏和谷正文等人将这种抓捕方式称抓“活电台”,盖其原因,是收报方不会发现电台已经暴露,可以继续利用这部电台。

李政宣和孟良玉夫妇被捕后相继叛变,案情迅速扩大,三天内,第11战区司令部(孙连仲部)政治设计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余心清中将,及谢士炎(第11战区军务处少将处长)等18名少将,另有北平行辕、东北行辕、傅作义部各有一名少将,总计1名中将,21名少将被捕。继而,西安、承德、沈阳、兰州、天津,上海等地地下电台也相继遭到破坏,各处被捕地下党员达数百人之多。

1949年1月,段云鹏潜入北平市市长何思源宅,用炸弹炸死了何思源二女儿,炸伤何思源本人、何妻及子女5人。

建国在即,毛人凤1949年5月派遣了以段云鹏为首的五千多名特务潜返北平,恶狠狠地叫嚣说:“想要接管北平,没那么简单,我们见缝插针,势必让北平四面开花!”

早在1949年1底,中国人民第四野战军一部全面接管北平城管防务时,新成立的北平市公安局就按照“内七外五郊八”分布划分了20个行政区,并接管了警察局人员一万多人。为了保卫中央和广大百姓的安全,于1949年5月14日给担任华北野战军第十九兵团政委的罗瑞卿发了一封电报:“部队开动时,请来中央一叙,部队工作找人代理。”

公安机关是保护国家机器正常运行的有力保障,第一任公安部长,必须从的杰出将领中选择。但公安部长除了拥有丰富的军事知识、能排兵布阵、带兵打仗外,还必须有过硬的政治思想和较高的政治水平和文化水平。

参加革命前,罗瑞卿原本就是高等学校里的高材生,参军后长期在军中担任政治工作,能文能武。最重要的,罗瑞卿不但入过黄埔军校,有丰富的社会阅历,还在解放战争初期的北平军调处执行部担任参谋长,在与、美国军方打交道过程中显示出非凡的和应变能力和大局观。

罗瑞卿时在太原前线,正在准备率领部队向西北挺进,接到电报,知道事不宜迟,于6月初赶到了北平。

罗瑞卿刚回到北平,公安部的组织机构还没来得及正式组建,而中央决定邀请各派、人民团体、各地区、各民族以及海外华侨代表将于1949年7月1日举行中国成立28周年纪念大会。

罗瑞卿异常清楚,的特务不可能会放过在重大集会进行暗杀行动的机会,他一方面严密布控,一方面身先士卒,亲自实施贴身警卫。

罗瑞卿的确不负毛主席的厚望。一出手,就在会议当天抓获了段云鹏的徒弟、保密局著名刺客、外号为“赛金豹”的崔铎!

1949年7月,罗瑞卿出任公安部部长之后就着手组建中国人民公安中央纵队。

纵队的底子是从辽沈、平津战场上下来的四野第47军第160师,里面的官兵个个身经百战,经验丰富。

公安中央纵队从九月初正式成立,到开国大典举行的这20多天时间里,仅在西郊一带,纵队就查获、逮捕反革命分子7名,发现嫌疑分子36名,搜缴隐匿23支、手榴弹10枚,可谓战果累累。

面对罗瑞卿这个出色的猎手,“赛狸猫”段云鹏怂了,匆匆取道广州、香港,返回台湾。

1949年11月11日,罗瑞卿兼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问他对首都的治安工作如何开展,罗瑞卿回答三个字:稳、准、狠。

听毕,大为高兴,赞道:“看来,天塌不下来,就是塌下来也不要紧,有罗长子顶着。有你罗长子在,就有党中央的安全在!我就可以睡好觉、吃好饭。”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后,蒋介石认为“”的时机已经来到,下令段云鹏潜回北平暗杀新中国领导人。

罗瑞卿对段云鹏这个特殊的对手异常重视,和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冯基平展开全面部署,从与段云鹏接触过且有过罪恶的人入手,顺藤摸瓜,会同天津市公安局,逐步挖出了段云鹏散布在京津两地十几名特务,在京津两市公安局组织了专案组,指挥广州市公安局协同配合,在深圳、广州严密部署,布下了天罗地网,等待着段云鹏的出现。

1954年9月14日上午9时,段云鹏化名张仁,手持来往港澳的通行证,以港商洽商投资的名义进入广州。

为了防止段云鹏施展轻功逃脱,公安人员将其绑在一个担架上抬进飞机,到北京后关押在北京市公安局草岚子看守所的一个大铁笼子里。

“赛狸猫”段云鹏的案子涉及京、津、沪、穗、鲁等五省市,同案犯多达100余人。段云鹏落网,公安部得以顺利破获了段云鹏所掌握的四个潜伏组、四个联络点,共捕获148名案犯。

段云鹏被逮捕后,公安部门利用段云鹏与毛人凤进行周旋,让蒙在鼓里的毛人凤他们傻乎乎地送来了不少先进的特工器材和大量的经费。

段云鹏认罪态度较好,遵照毛主席的“可杀可不杀的就不要杀”的指示,一直关在狱中。

1967年10月11日,鉴于段云鹏手上沾有不少人民的鲜血,公安部部长的谢富治以反革命罪亲自签字批准处决段云鹏, 时年65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