怼迪士尼、反对封城和口罩令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或成共和党新领袖

Posted on Category:鸭脖app Leave a comment

随着美国中期选举临近,美国两党都已摩拳擦掌,共和党急需一人挺身而出,以备战下届中期选举和总统选举。目前,该党多名雄心勃勃之士正蓄势待发。

有人期待着前总统特朗普东山再起,带领美国“再次伟大”;也有人认为,2024年的大选可能属于下一代政治领袖,期待看到新面孔,例如被共和党看好的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ald Dion DeSanti)。

现年43岁的德桑蒂斯是典型的美国政客,也是美国政坛的70后政治新星。德桑蒂斯毕业于哈佛法学院, 2004年加入美国海军,担任过律师与军官,多次被授勋章,2010年2月退役后担任国会议员。

2018年,同为佛罗里达州人的特朗普改变了德桑蒂斯的职业生涯。德桑蒂斯选择了特朗普位于华盛顿特区的酒店开展竞选活动,吸引到特朗普的关注。最终,在特朗普的支持下,原本落后的德桑蒂斯以近20分的优势赢得初选,并于2019年1月成为佛罗里达州第46任州长。

两周前(4月28日),德桑蒂斯受邀参加了福克斯新闻(Fox News)在奥兰多举行的“市政厅会议”,劳拉·英格拉姆主持节目。整场谈话持续了整整一个小时,以往,这样的黄金时段只唐纳德·特朗普一人“独享”。

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左)参加劳拉·英格拉姆(右)主持发节目 视频截图

平均每晚有约230万观众收看英格拉姆主持的节目,《塔拉哈西报》(Tallahassee Democrat)戏称,“这次相当于一个小时的州长连任竞选广告”,也是他在共和党中具有明星影响力的标志。

节目中,英格拉姆称赞了德桑蒂斯的领导能力,表示佛罗里达州的“情况正在好转”,成千上万的人因和平、自由和机会聚集在这里。

的确,德桑蒂斯近来的影响力不断攀升,其保守作风备受争议,防疫和种族政策延续前总统特朗普作风,更有“特朗普2.0”之称。

《》(The New York Times)也承认,德桑蒂斯州长的治理“效果显著,推行了曾经看起来不可思议的政策”,并称德桑蒂斯无疑是继特朗普后,共和党人中最受欢迎的2024年总统候选人。

“德桑蒂斯是一位受特朗普影响的共和党新领袖,且没有其性格缺陷和包袱”,《》5月12日刊文指出,德桑蒂斯在面对社会问题上深受特朗普的影响,不过比特朗普更胜一筹的是“他将政府权力作为发动文化战争的武器”。

当其他州长将新冠大流行视为一场公共卫生危机,实施封锁和口罩令时,德桑蒂斯却追随特朗普的脚步,选择了一条不同的道路,并将此视为其在基层选民中获得民粹主义加分的机会。

在他的带领下,佛罗里达州尽其所能保护养老院,同时尽量减少因经济和社会缺陷带来的封锁和其他限制措施。《》指出,与其鲁莽无知形象相反的是,德桑蒂斯吸取了其他国家的经验教训,他认为补救措施及社会和经济成本之间存在平衡。

2020年9月,尽管疫情仍在肆虐,他还是让餐馆和其他企业满负荷重新开启;他认为要保持学校开放;不应强迫学生佩戴口罩,还禁止市政当局惩罚那些拒绝遵守当地佩戴口罩命令的人。

“自新冠大流行以来,佛罗里达州在净移民方面领先全美其他州,吸引了大量人才”德桑蒂斯在英格拉姆的节目中骄傲的说,“居住在佛罗里达州的需求比我们州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强烈,这就是现实”。

2012年,德桑蒂斯以茶党(Tea Party)保守派的身份当选国会议员。

美国民众对茶党并不陌生。发端于1773年的“波士顿倾茶”事件又重生于2009年,近年来,茶党已经成为美国保守派、民粹主义者发泄不满的平台,得到了共和党及无党派选民的高度认同。

德桑蒂斯深知,传统老派的共和党人已难以引起多数选民共鸣,考虑到此前总统选举中特朗普的选民基本盘不断扩大,“特朗普主义”对许多未来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来说,是实用的,尝试将其与原本的共和党保守议程相结合则是一个很好的尝试。

当涉及到公共教育等领域时,政府完全有权制定规则,“不要说同性恋”法案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3月28日,德桑蒂斯将该法案签署成为法律,其官方名称是《父母教育权利法案》,法案禁止佛州从幼儿园到小学三年级的早期课程包含涉及LGBTQ+群体权利的内容,禁止在学校教授儿童有关性取向和性别认同的内容,家长可以就涉嫌违规行为进行起诉。

当地时间3月28日,德桑蒂斯签署“不要说同性恋”法案 图源:《坦帕湾时报》

在两极分化的美国政治中,LGBTQ向来是争议最大的议题。这一法案虽然得到了众多佛州本地父母的认可,但同时也引发了LGBTQ+群体的抗议,后者认为这侵犯了他们的基本权利。

德桑蒂斯在签署该法案时强调,“将确保父母可以送孩子上学接受教育,而不是被灌输(某种思想)”。

除了性别问题,妇女堕胎权一直是美国最受争议的问题之一,享有逾半世纪的“自治”特权地位的迪士尼一直困扰着佛州。然而,仅在4月的两周时间里,德桑蒂斯就在佛州基西米市为拉丁裔人口服务的福音派教会签署了禁止怀孕超过15周的妇女堕胎的限制法案;将公开反对“不要说同性恋”法案的迪士尼控制权剥夺。

州长的权力来自于推行在许多共和党人中广受欢迎的政策。中佛罗里达大学政治学教授奥布里·朱厄特认为,这也是在与迪士尼这样的大公司较量时,德桑蒂斯考量的一部分。他借此传递了一个信息,“那就是他愿意打击任何反对他议程的人或公司,他似乎期望得到100%的忠诚度”。

这种心态和做法和特朗普极为相似,《塔拉哈西报》指出,特朗普以贬低及惩罚批评者而闻名,同时要求共和党领导人绝对忠诚,并与政治、商业和媒体中的建制势力针锋相对。

德桑蒂斯的风格引起了许多保守派和摇摆选民的共鸣,对于他们来说,一个能够代表他们、为他们大声疾呼,且不畏惧挑战大公司的人正是他们期望寻找到的。

佛罗里达州“不要说同性恋”法案的支持者在奥兰多迪士尼世界度假区外抗议。 图源:路透社

“迪士尼之战展现了一个强大的管理者,凸显其领导力,”佛罗里达州基督教家庭联盟执行董事安东尼·弗杜戈认为,来自加州的迪士尼欺负到了佛州州长和立法机构头上,还妄图将加州的价值观带到“阳光之州”,德桑蒂斯之所以这么做,是“唤醒”大企业远离文化战争的一个警告。

这也印证了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的话,“共和党的未来是基于一个多民族、多种族的工薪联盟。2020年大选后,共和党人需要将自己的政党重新塑造为工人阶级选民的拥护者,并远离其拥抱大企业的传统。”

除了上述种种,他还批评推特阻止被马斯克收购。因佛州养老金拥有推特公司的股份,德桑蒂斯还威胁推特称,如果推特继续实施保障股东权利的“毒丸计划”,阻止特斯拉汽车创始人埃隆·马斯克收购,将对其采取法律行动。

为调查选举舞弊,德桑蒂斯签署了一项法案,并成立一支特别警察部队来监督州选举,将其命名为“选举诚信小组”。

美国《国家评论》杂志(National Review)曾刊文,即使共和党新领袖不全盘延续特朗普推出的贸易关税和移民政策等特定政策,共和党要留住特朗普的这部分选民将不可避免地带上些民粹主义色彩。

2020年竞选活动中,“特朗普主义”不仅巩固了共和党在白人选民中的支持度,更帮助共和党在拉丁裔选民中取得惊人进步。在佛罗里达州,特朗普获得了的拉美裔选民的大力支持。

佛罗里达是拉美裔选民的家园,他们遍布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古巴人、波多黎各人和委内瑞拉人是最大的选民群体。总的来说,拉美裔占佛罗里达州所有选民的16%左右。2020年,拉美裔选民约为250万,占所有注册选民的17%。

虽说强调突破种族界限做法的潜力言之过早,但这对共和党有着具有巨大吸引力。

德桑蒂斯看到了“特朗普主义”的成功,同时寻找自己的道路,以自己的方式留住这些选民。疫情期间,他推动企业开放,虽说此举对每个人都有好处,但蓝领工人尤其受益,而他们中大多是拉美裔。

英国《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2月撰文称,德桑蒂斯正在为11月的州长连任做准备,同时,作为共和党中的热门人物,德桑蒂斯也在策划竞选2024年总统。

文章指出,佛罗里达州正向右倾斜,最近登记为共和党的选民人数在现代史上首次超过了登记为的选民人数。目前, 35.9%的注册选民认为自己是共和党人,而和无党派人士分别占比35.6%和26.8% 。

以国家政客的标准来看,德桑蒂斯并不富裕,但在担任州长期间,他的财富不断增加,其政治筹款能力令人印象深刻。

根据佛罗里达州道德委员会网站的数据,自2019年12月以来,德桑蒂斯的净资产已从291449美元跃升至348832美元。与此同时,德桑蒂斯还为今年的连任竞选筹集了超过1亿美元,是所有州中第一个仅通过捐款实现这一目标的候选人。据美国《坦帕湾时报》(Tampa Bay Times)5月报道,自去年5月以来,德桑蒂斯仅在他的政治委员会就筹集了7000多万美元,远超其他竞争对手。

目前,距离8月23日的州长初选还剩100天左右,《经济学人》认为,就当前形势看来,德桑蒂斯的连任似乎没有悬念。

那么,如果德桑蒂斯真的在今年秋天赢得连任,将会对他2024年的竞选大有帮助。 此前,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曾点名6位他心目和党未来的领军人物,其中排在首位的便是德桑蒂斯。

左起:德桑蒂斯、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乔希·霍利(Josh Hawley)、得克萨斯州联邦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茶党)、肯塔基州参议员代表兰德尔·霍华德·保罗(Randal Howard Paul)、特朗普任内第二位白宫新闻秘书萨拉·赫卡比·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南达科他州州长克里斯蒂·诺姆(Kristi Noem)

特朗普称,“共和党人才济济”,如自己不参选则会优先考虑支持上述名单中的人参与竞选。

不过,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 的数据显示,特朗普在全国初选民调中的支持率超过50%,其在共和党人中的支持率约为80%。虽然德桑蒂斯在全国初选民调中以较高的支持率排名第二,但在共和党人中的支持率仅为60%左右。

不过,“马奎特民调”(Marquette poll)显示,相比年过古稀的特朗普,了解这两个人的共和党人似乎更喜欢年轻的德桑蒂斯。

CNN认为,德桑蒂斯在任职州长期间的所作所为很难不让人将他想要竞选总统的野心联系在一起。德桑蒂斯多次提出并签署有争议的法案,希望借此吸引媒体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刷存在感、提升知名度可谓“捷径”,至于原因,看看特朗普就知道了。

德桑蒂斯一直以来的努力没有白费,在过去的6个多月里,他的名字在福克斯新闻上被提及了700多次,而其2024年大选的潜在竞争对手,德克萨斯州参议员特德·克鲁兹被提及的次数仅为400多次,排在后面的是美国前副总统迈克·彭斯(200多次)、前联合国大使尼基·黑莉(100多次)。

美国《国会山报》(The Hill)指出,鉴于德桑蒂斯目前的表现,即使特朗普真的参选,他也极有可能有机会在37个月后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获胜感言。

美国《》专栏作家克斯·布特也给出较高评价,称德桑蒂斯展现出了一种吸引共和党基层选民的天赋,从而将自己塑造成特朗普的竞选搭档或继任者。他知道如何激怒人,取悦共和党人。

“毫无疑问,如果特朗普不参加竞选,他将成为共和党心目中总统候选人的领跑者——甚至可能是在特朗普也参加竞选的情况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