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扎+卡洛斯新作|台丰高尔夫俱乐部

Posted on Category:鸭脖app Leave a comment

高尔夫是一项结合力量与优雅、并在两者间取得完美平衡的运动。建筑物如何表达从设计与建造过程是一个普遍的问题。除了一些简单的建造技术问题、以及对设计要求的呼应外,其他一些复杂的元素影响着设计。虽然一个项目的第一步可能是决定设计的根本基础,但是我们仍不能用第一步的设计衡量建筑所有的价值。一栋建筑需要承载巨大的能量、非常的优雅,同时这些元素不能张扬、流连于建筑的表面,并且需要建筑师谨慎的设计。“后验(posteriori)”的分析方式可以让人们可以辨别设计过程中第一步骤的重要性,并开始理解有关设计态度、概念等一些不能轻易解释的思考。

嘉卿会馆是中国台湾地区彰化县台丰高尔夫俱乐部重新规划项目中的一部分。最初,这一项目仅意在设计一个全新的俱乐部会所,但出于对项目流通性及设计策略性的考量,建筑师则率先开始打造另一栋小型建筑“西扎会馆(the Siza House)”,这一会馆将在嘉卿会馆建设期间作为俱乐部会所使用。

随着时间推移,建筑师也开始了如茶馆及门楼等其他项目的设计,从而以完善的俱乐部规划,以欢迎各地球员、高尔夫爱好者等来此打球或进行其他活动。而在西扎会馆的设计中,建筑师渐渐领会、并开始着手构建嘉卿会馆。

嘉卿会馆的规模及功能相较于其他小型项目更为复杂,且必须成为俱乐部整体规划的一部分,同时需要保留会馆自身的身份特征及形象。虽然高尔夫球场已然建成,但是建筑师可以在保证高尔夫球场不间断使用的情况下,对场地布局进行一些调整,并同时进行对建筑物的规划,以此保证每一位客人可以体验舒适、调和及安全的空间。

嘉卿会馆的设计经过了深思熟虑及严谨考量。建筑内部有着多重的功能区、相互连接的空间及丰富的层次感,因此其内部布局也较为复杂。同时,这一项目的进行也需要业主、俱乐部管理层及设计师之间进行大量的协调、沟通。

尽管建筑实践可能由“个人主义”开始,但是它始终是一个需要与其他建筑师、工程师、建造商等共同完成的团队作业。对于建筑师而言,一个项目从开始到完成是一个漫长、但硕果累累的过程,建筑师在期间可以设计、建造理想。对于阿尔瓦罗·西扎与卡洛斯·卡斯塔而言,台丰高尔夫俱乐部的两个会馆项目是需要了解业主需求和功能区划的全新设计挑战。同时,建筑的实践、亦或是设计建筑的过程需要专业或非专业的创意人士共同完成。

嘉卿会馆需要具备开放性。所谓开放性不仅是设计上的通透,也是设计师对客户的理解、对当地建筑、传统及特征的研习。在设计过程中,建筑师需要保持批判性客观理念及最重要的坚定信念,以此成为整个项目的中流砥柱。新的设计灵感或需求可能受到建筑过程内、外的启发,因此设计的灵活度及可适应性则在应对变化时变得十分必要,同时在设计过程中也具有根本意义。

从体量上看,嘉卿会馆“展开双臂”迎接来客,并为每位会员、客人及游客提供了开敞的入口体验。其长条形的体量被分割、组合为不同的几何形态,它们各自在大小规模及功能上相互补充,以此适应可能在此进行的各种活动。尽管打高尔夫球仍是这一俱乐部的主要功能,但是它也需要其他活动以丰富会员的生活体验。嘉卿会馆是举办各种文化、社交活动的场所,同时它也是俱乐部中集聚各个功能的多元空间。在其内部,各种功能的串连、交错也造就了室内的多样性。

在一些建筑中,功能与其所在空间直接对应,但是这样的设计可能会导致功能区设计的不完备、体验感的不舒适或建筑空间的质量下降。嘉卿会馆寻求的多功能性则要求建筑师进行多项空间的研究,以此调和空间之间的关系,并克服一些看似相互矛盾的需求。然而,在互相妥协功能空间的过程中,它们之间的矛盾、障碍也将成为设计的一个可观的挑战。而建筑师则希望通过构筑丰富的空间、光线及舒适度以克服这一挑战。

嘉卿会馆实际体量庞大,但是由于其卧于俯瞰高尔夫球场河岸旁的分割体块,人们无法察觉它的真实体量,从而不会畏惧于其庞大性。嘉卿会馆的体量仿佛在草地上不断匍匐,并迫使游客移动以观览其全貌。这一建筑仿佛在遥拜,它时而缓慢,时而充满能量,它让人们随之摇摆。当在其中走动时,人们会开始感受到建筑的真实体积,但是由于内部布局根据不同功能、流线被分割为各个区域,建筑的庞大感也会随着观览体验的进行而渐渐模糊。

嘉卿会馆内部,不同的材料及光线创造了不同的环境,从而让访客可以以建筑师考量、设计的方式感受外部球场郁郁葱葱的景观。同时,其室内光线并不明媚,这也归功于建筑师对阳光如何渗透入内部空间的方式进行了精细的设计。由此可以总结,建筑设计是一个控制体量、空间、缝隙、以及光、影的过程。

同时,嘉卿会馆中具备了创造健康、舒适环境的各种元素。建筑师在其中添置了适量的家具等物件。如果一个空间内充斥各样的物品,将会带给体验者以混乱感。而人们有时十分害怕空虚,因此大部分人倾向于使用大量家具或其他物品填充空间,但是这样“拥挤”的空间将不会带给人舒适感。恰恰相反,充满了各样物品的空间将制造喧闹感,引起人们的不适,并暴露一些物品潜在的粗俗及丑陋感。同时,吊顶及不必要的灯具也是同理。最终,恰到好处的泛光设计、舒适的空间布局才能造就美学空间。

嘉卿会馆设计的成功与业主的鼎力支持密不可分,同时这一建筑也客服了先前提及的各种所谓趋势、困难,并在建筑体量、空间、材料质感及光照间取得了平衡。作为建筑师,阿尔瓦罗·西扎及 Carlos Castanheira 事务所团队成员都是“功能主义者”,他们的设计理念为“一切基于功能需求”或“功能既是设计的源起及发展动力”。虽然这一观点曾被人批判,但是所谓以功能为起点的设计考量也并没有剥离我们所处生活、环境、时间等各种因素。

形式追随功能。功能使得形式可以进行自我排序,并从中生成丰富性及价值。建筑内的功能经过仔细设计后,其对光、影、通风、安全性等的需求最终将丰富空间的质感。在这样的设计体系下,建筑师将需要做许多工作以确保满足各方面需求,而最终呈现的空间将只保有最必要的元素。

当人们穿过会馆,他们将感受到建筑师精心设计的空间多样关系及体验连贯性。此外,会馆所用材料的选择既考量了空间功能需求,也融入了每个空间的层级结构。有时,对材料的抉择是对空间观感顺序的设计,亦或是空间设计的最终输出,因此,并不是建筑师在选择材料,而是其设计的空间自动地选出其所需的材料——空间制造其自身需求。建筑师有时很难解释为何空间可以“做出选择”、为何建筑师不需要选择材料。此外,建筑或项目本身在某一阶段将会变得“自主”,并开始“提出要求”。而空间的矛盾需求将会破坏其连贯性,因此建筑师需要努力调剂其中关系。

建筑师的工作之一则是学习、设计家具或其他部件。每一位建筑师都希望拥有一件高质量作品。而为台丰高尔夫球场设计建筑的漫长旅程中则充满了追求好与高质量的激情与愿景。“瑜”大大掩盖了其中或许出现的“瑕”。

现在,建筑师几乎完成了这一项目:他们还需要打造茶馆及门楼。同时,他们也开始怀念此前到彰化旅行、会议及现场考察的经历。在台丰高尔夫球场,虽然有着高温的湿热天气,但是人们还是会坚持打完一轮高尔夫,并享受着朋友的陪伴。此外,成为一名建筑师的目的是“做好事”,这一目标也将为生活于建筑中的人们提供乐趣。

嘉卿会馆现已完全投入使用。自从它“工作”以来,主创建筑师之一 Carlos Castanheira 还未前来参观,实属一大遗憾。同时,这一项目也让建筑师们开始思考协调、谈判的重要性,同时也坚定了他们需要为自己理想而战的念想。成为一名建筑师亦是成为专业的一员,这是一种由业主、来客及其他所有在建筑中生活、感知、学习的人们所赋予的荣耀,而这些人通常默默无闻地参与了如此多重要的概念及建造过程。

“成为一名建筑师是为了建造。建筑也将成为永恒。对于所有参与到这一项目的人,我们真诚地感谢你们。建筑并不是一个人的演出。”——Carlos Castanheira,于 2021 年 3 月 6 日

魏一鸣,Archlady,郑利江,雪亮,饭困,慧琪,周小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