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一篇文章(来自网络)真实的福德

Posted on Category:鸭脖app Leave a comment

【何以故?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本节也有三个重点:

因为正如龙树菩萨所说:“一切法不生则般若生。”对于般若空性生净信者,他已远离了分别执著,不再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不再有从法上起执的法相,不再执著于法实有,也不会耽著于空无的非法相。这个空是药,是要对治众生的实执。实执有我,就以空来对治它,证我空。实执有法,也是以空性智慧来对治它,有法空。我法二空都消了以后,如果你还执著于这个药,它也会成为空病,所以也要不能耽著于非法相。无我人四相,是破人我执,证我空;无法相是破法我执,证法空;无非法相是破非法执,证空空。什么是我执、法执?执著于能取,这个是我执,有一个能取的叫我执,众生妄执于有能够主宰的自体叫我执;执著于所取,这个就是法执,于所取的法相上转,妄执于有实际存在的实有的法就是法执。我执、法执都是在有为法上起执著。我执是在能取上执著;法执是在所取上执著;如果于无为空寂不生不灭上来转,妄执于有一个空存在就是非法执。

第二个重点,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关键就是要能在日常生活之中检验自己,不是空口说。假如遇到有人来诽谤,我能不生瞋恨心吗?假如遇到了色声香味触法,能不起心动念吗?这些都是看我们到底是不是真正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要真正做到不容易啊,众生是遍计所执性,遇到什么就执著什么。我们说一个公案好了,北宋时有一个著名的居士苏轼苏东坡,他一辈子也很坎坷,但他也比较有智慧,他也很喜欢参禅。有一天他看到一个公案,公案说赵王有一次去拜访赵州禅师。禅师知道赵王来了,并没有起身迎接,照样躺在禅床上,就在禅床上迎接赵王,并且说:“老僧年纪大了,身体又有病,所以不能专程来迎接大王。”赵王不单不计较,反而更加赞叹赵州禅师是本色道人,是真正的修行人,不会在乎世间的名利富贵,不会说你哪个官大,我就要出来迎接,所以就更加敬重他。宾主尽欢而散,之后赵王回去还专门派遣一位将军送了很多礼物到观音禅院,就是现在河北的柏林禅寺。很奇怪,将军到来,赵州禅师反而自己出到山门口来迎接他。将军走了以后,弟子们很不理解,就来问禅师:“师父啊,您老人家年纪大了,那么昏聩迷糊,赵王来了你不接,将军来了反而去接,奇怪了。”禅师就回答说:“你们要知道,上等的人来,我是在禅床上以本来面目来迎接,不接而接;中等的人来我就在客堂接;下等的人来我就到山门口去接。苏东坡看到这公案就认为自己已经深解禅心,深悟禅的妙趣,所以就马上修书一封给他的师父佛印禅师,说要去拜见禅师并且还要请法,还特别强调请禅师效法赵州禅师迎赵王的那个公案,不必要来迎接。苏东坡以为自己已经真正地深解禅心妙趣,所以请求佛印禅师以最上乘之理,不接而接。哪里知道他去到寺院时,看到佛印禅师站在山门口。苏东坡就嘲笑禅师说:“师父啊,到底您老人家道行还是比不上赵州禅师那么洒脱,您怎么还是免不了这些世间的俗套礼节呢?”佛印禅师就很淡定地就说了一首偈子:“赵州当日少谦光,不出山门迎赵王。怎似金山无量相,大千世界一禅床。”苏东坡是着了一个迎接的法相。他有种种的法相,认为坐在禅床上不动,是上等的礼节,到客堂是中等,到山门是下等。他着了法相,而佛印禅师是无法相、亦无非法相,以大千世界做禅床,哪里有起卧之相呢?是真正开悟的人。

第三个重点,于般若空性义理生起定解后,乃至一念生净信,它不可思议的妙用就是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这样解脱的境界。 所以这很重要,你哪怕只是一刹那之间一念生净信就有这样的妙用。为什么?譬如鱼已经上钩了,你收线的时候就能把鱼拉上岸来。同样地,我们现在能够听闻到《金刚经》这样殊胜的无生大空性的妙法,在我们的心相续之中已经种下了般若空性智慧的种子,已经对于甚深无生大空性生起坚定信解,我们虽然外在的身体看起来跟凡夫一样,没有任何不同,但我们将在短时间之内能断除我执、法执、非法执,证得我空、法空、空空。所以非常随喜赞叹大家都是最有智慧的选择,能放下一切来学习《金刚经》。《弥勒菩萨愿文》说:“无我无人无寿命,愿证无法究竟义。”其实都是说无我人四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所以说愿证无法究竟义。《中观四百论》上提婆菩萨也开示:“以一法空性,即一切空性。”《般若摄颂》上说:“知自及诸众生等,乃至诸法亦复然。”能通达我是五蕴假合而证悟空性,那么众生当然都是毕竟空性,更进一步就知道一切诸法都是无生大空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