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 子 纳 须 弥南 京 的 闲 情 偶 寄

Posted on Category:鸭脖app Leave a comment

“芥子园”的原址已不复存在,如今这处园林是重新修建而成的,与其相伴得还有一家精品设计酒店——南京颐和芥子园酒店,我恰好有幸住进了这里。房间内的书桌上摆放着四本《闲情偶寄》,我家也有一本,书的内容十分有趣,讲的是教你如何在古代生活装腔有势。这一方庭院与一册名著,其实都将焦点引到了一人身上,那便是芥子园真正的主人和这本书的作者,

首先他十分风骚,但却没有文人骚客们的多愁善感,明明出生在明末清初,改朝换代之际,心里却只想着如何玩乐,根本没有“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或“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政治抱负,在李渔的心中,既然不居庙堂,也管不了这国家大事,与其随波逐流,不如顺世而为,自得其乐岂不是更悠哉乐哉?

其次,他是一大闲人,有多闲,我想大概他的生活都用来吃喝玩乐了。他好风俗事儿写小书,爱听小曲搭建戏班子,修房子,建园林,还有各种奇奇怪怪的专利发明。

他还是一个文人。他什么都喜欢写两句,好点历史就批阅了《三国志》;喜欢听戏曲,就写了《笠翁十种曲》;不避,改定了《金瓶梅》,觉得人家写得“性”一点不生动,于是自己就写了另一黄色名著《*蒲团》。

不过他最有名的还是《闲情偶寄》,这本书是他对生活情趣集成的一本著作,作者的目的可能是为了写本装逼指南给身边的贵族看,“老子才是最有格调最会审美会玩的人”,但后人拜读后都把这本供奉为古代版的《小资生活装腔指南》,而李渔也成为了文化人心中的“生活大家”。

我认为就是把生活过得不勉强但十分美丽的人。近代美学家王国维注《人间词话》讲透中国美学,但这种美学气质建立在高雅和哲学之上,需要一点的文学素养与美学思辨能力;而李渔就显得更接地气儿了,从琴棋书画讲到吃喝玩乐,甚至还有些“钢铁直男”油腻的碎碎念,写这本《闲情偶寄》的目的也不是教你如何成为儒文雅士,而是把他觉得好吃的好玩的记录下来,教你怎么去玩。放到现在,李渔绝对是响当当生活博主了。

林语堂在谈到《闲情偶寄》这本书时说:“李笠翁的著作中又一个重要的部分,是专门研究生活乐趣,是中国人生活艺术的袖珍指南,从住室与庭院、室内装饰、界壁分割到妇女梳妆、美容、烹调的艺术和美食的系列。富人穷人寻求乐趣的方法,一年四季消愁解闷的途径、性生活的节制、疾病的防治……”哎,李渔这个人,真的是内心有无限的情感啊。

关于《闲情偶寄》,里面涉及的内容十分广泛,包含了词曲、器玩、声容、饮馔等,而其中《居室部》讲得是关于室内外设计的内容。而书中对于设计的思考与实践也最终都浓缩为了李渔居住的一方天地——芥子园。

南京并不是以园林出众的城市,但过客李渔却懂得造园之美,打造了这一方被后人津津乐道的“壶中天地”,李渔也在此度过一生当中最为辉煌惬意的一段时间。他组戏班演出、开出版局,创作出版了《闲情偶寄》、《芥子园画谱》等知名作品。可以说芥子园对其生活有着至深的影响。

熟悉国画的人一定知道一本传世名著《芥子园画谱》,这是清朝康熙年间的一部著名画谱,由清代王槩等辑摹。此书详细介绍了中国画里的山水画、梅兰竹菊画以及花鸟虫草绘画的各种技法,书名就源自李渔在南京的别墅芥子园。

开篇我提过李渔的芥子园早已不复存在,但以其命名的精品酒店连同它的后花园成为了我可以去拜访的去处,这便是

城南,南至中华门,北至白下路,是南京历史最悠久的地区,而老门东则是这里传统的民居聚集地。

老门东位于南京市秦淮区中华门以东,故称“门东”,与老门西相对,自古就是江南商贾云集、人文荟萃、世家大族居住之地。而南京颐和芥子园酒店便大隐于老门东内,远离了人潮,偏居门东一隅。

来南京正逢阴雨天,灰色的色调像极了这座忧郁的文人城。酒店并不在老门东的主街上,所以清净许多。漫步街巷,石板旧巷迂回曲折,两旁是复古明清老宅,深褐色的窗棱、青色的石砖瓦,都让这次拜访多了几分的略显严肃的古意氛围。

李渔在《闲情偶寄》中写道:“吾愿显者之居,勿太高广。”又说“何如略小其堂,而宽大其身之为得乎?”,李渔对于居所还是以实用为主,但却要处处为精。

芥子园的大堂低调简约,新中式的空间设计内多是以留白为主。这宅邸虽对外打造得是一片壶中天地,但天地之内一点都不显拥挤。

公共区域依托古代建筑的格局,十分有层次感,哪怕是一门一窗,也会在窗花,雕刻和线脚这些下足了功夫。从客厅经过走廊,穿过院门,路过公共活动的院子,这种古代格局的序列有趣雅致。尤其当我是以一位住店客的身份,而不是到此一游的过客探索这里,更让我意趣浓厚。

颐和家的酒店都主打小而美,芥子园也仅有区区63间客舍,与其把增加酒店的客房量,不如化多为少,化简为精。

一进门便是长廊式的走廊玄关,窗外可以窥探露天庭院之景,房间内部设计则是三分法的布局,推门而入是客厅,卧室区域与洗浴区域分列两侧。

房间随芥子园的古意文化,但新中式简约的设计又让空间显得十分通透舒畅。我比较满意房间的配色,深褐色主要体现在门窗和顶梁,让空间沉稳得体,而原木色则配在沙发、床位与写字台这些休闲区域,营造了度假的轻松感。红褐色的电视背景墙又显得十分端庄。

“夜则后花而眠,朝则先鸟而起,惟恐一声一色之偶遗也。”李渔这番话讲的是晚上比花睡得还晚,早上比鸟起得还早,就怕遗漏了一种鸟的叫声,或者一种花的美丽。

这应该是他对自己园林最大的认可吧。颐和芥子园自然从细微处做足了传统文章。从我的房间内就直接可以看到芥子园。

只要入住便可以走进这处园林,就像是走进了一个微型景观,小巧而精致,假山、花草、池塘应有尽有。

李敖曾说,五十年来和五百年内,中国人写白话文的前三名是李敖、李敖、李敖。

我从芥子园退了房,叫辆车前往我之后要下榻的颐和公馆,在车上眯上了一会,直到司机说你的目的地到了,我才打消睡意,从车上取下行李箱。站在酒店门口,环顾四周,小马路上行车不多,两旁茂盛的法国梧桐整整齐齐,灰砖墙身后保存着较为完整的宅第公馆,眼前这番景象,让我有种从明清穿越到了民国的错觉。

颐和公馆便位于此处,这是罗莱夏朵(Relais & Chateaux)国际精品酒店联盟在南京的会员。如今的颐和公馆由26幢风格各异的民国时期别墅组成,这些建筑都曾为民国重要历史人物的住处与外国使领馆所在地。

如果说芥子园酒店代表得是金陵城文墨骚客们的闲趣雅居,那颐和公馆则吐露着民国阴雨氛围下的淡淡伤感。

从办理入住到进到房间休憩,酒店带给我的气质风雅精致却十分低调,高居庙堂又彬彬有礼。

深柳堂是酒店的大堂,这里营造的氛围十分祥和,客人不多,管家游刃有余,让check in的过程十分舒服。仅有30多间客房的体量让酒店的一切都显得举止从容。

我入住得是三号楼,西式风格,砖木结构,如今已修葺一新,米黄色的外观,正立面由上而下是门廊和二楼的阳台,灰色梯形屋顶上立有烟囱,“老虎窗”则颇有民国特色,据说这里是国民政府湖南省建设厅厅长邓寿荃的旧居。

推门而入,一眼见到民国范儿十足的客房便喜欢上了。复古的民国家居与百叶窗、赤脚踩十分舒服的实木地板,整个房间采用了深色实木的主色调,搭配米黄色的暖色沙发,让整个空间暗沉的高级,怀旧的优雅。

而且作为一间精致的民国居室,自然对于客房家居与硬件有着独特的品味,美国丝涟床垫,欧洲小众卫浴品牌Lefroy Brooks、英国 Aromatherapy&Associates品牌的沐浴产品,胶囊咖啡机…这些精致的家居备品,是衬得起这间房间的调性的。

南京城真是个有意思的地方,这座城市到处散发着当年的优雅,记录着历史的年轮。六朝古都、十朝都会; 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城,从芥子园到颐和公馆,从明清走到民国,街巷市井展现的是现代的社会形态,但城市基因却流露得却是过去的风风雨雨。

说实话,我很少把一家酒店的注意力放到历史与文学之中,而通常是把酒店美学作为现代社会的产物,从空间布局的形态去浅尝辄止。而这次入住芥子园与颐和公馆,让我更愿意解析它名字背后的故事。

因为我十分欣赏中国古代建筑的匠作模式,这讲究得是一种得体的大写意,精致布局之外展现的是一种内在的气韵,所以这并不像西方建筑所呈现出的往往是体块、比例等造型方面。

芥子园内的亭台楼阁与苏式园林,像中国山水画一样,由于中国文人的介入,文人画将中国建筑推向一个高峰。

而漫步在颐和公馆的民国建筑中,这种传统的匠作模式仍然在延续,就好像处在一个结界大门的中间——这是一个联系古代与当代的枢纽大门。这段动荡又风骚的时期,让东方文化与西方文明在这个时代发生了激烈的碰撞,其中建筑便是最为有趣的一场融合产物。

想一下在那个求新求变的时代,工匠们为了迎接新时代新文明新思潮的洗礼,也在努力做出自我革新。但他们心里忘不了过去的南京,在求新的同时又存留下来了原先的故事。颐和公馆与芥子园便是这些故事的起点。

文章之前写到过小小的一粒芥子,却能装得下整个须弥山。若是放在历史长河之中,南京城就像这粒小小的芥子一般,但它所容载的却是几千年的风雨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