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藏须弥——曾任足球守门员的微雕大师

Posted on Category:鸭脖app Leave a comment

今年49岁靳宁的生活和平常人没什么两样,曾是广西足球队守门员的他,现在似乎已经没什么运动细胞。每天只是上班,下班,回到家照顾自己养的两只松狮狗,晚上则和在美国念书的女儿通过QQ视频聊一会。闲来无事时,就摩挲着自己的紫檀木香熏炉这件清代早期的木雕作品现在价值已近百万人民币。

很少人知道,靳宁是一个微雕艺术家。他能在一根头发上刻出1500字的繁体三字经,或在一根马尾上刻出整幅《漓江百里图》。显微镜下,字字结构完整,笔锋遒劲,图画中的房屋树木则纤毫毕现,栩栩如生。了解他的人都半开玩笑半认真地称他为“大师”。

1994年,靳宁在一粒南珠上雕出的桂林山水图,被作为广西的礼品赠送给同志。程思远看过靳宁的作品后,称他是“广西的骄傲”。

1997年,靳宁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作品展,齐白石先生的大弟子娄师白为他的作品展题辞:“靳宁先生之微雕堪称绝技。”著名书画家范曾为靳宁的题辞大概可以概括他的这门手艺:“芥子藏须弥,微尘观世界。”

做微雕时,心境要极度平定,彻底做到心无旁骛。靳宁说:“心定不下来的时候,就在晚上把所有的灯都关掉,在黑暗里凝视一支点着的蜡烛,慢慢达到入定的效果。”

既然在头发的断面上都能刻出一个人面肖像,那么到底是用什么样的工具来完成这样的作品?这是许多微雕艺术家秘而不宣的独家法宝,但靳宁好象并没有把这个秘密当成“商业机密”来看。他说:“我刻微雕的工具都是自己做的,我称为天刀,因为这把刀是磨不出来的,只能靠运气来获得。”具体地说,“天刀”是用45号钢经过蘸火(也称淬火)后掰开,取其中随机产生的比发丝更细的钢质纤维做成。靳宁从小在兵工厂长大,本身是个钳工高手,对于钢材的烤蓝、硬度都很有研究,因此能做出“天刀”。“我不怕告诉别人我的工具是怎么做出来的,因为这其中的工艺也不是说说就学得了的。”说到这,靳宁笑起来,有点天真的得意,神情不是炫耀,倒像是一个孩子说起自己新做的一个心爱的手工。

因为雕刻时必须高度聚精会神,临场得屏息凝神,集中意念,毫厘千钧一气呵成,长期下来,靳宁的睡眠质量变得很差,记忆力也不怎么样,开车还经常搞不清方向。但对图像的敏感程度则比一般人强上许多。

说起最近的心愿,靳宁有点不好意思:“我有个想法,就是想挑出一批上好的南珠,刻上桂林山水,送给十国的领导人,也算是我作为一个普通南宁人对中国博览会的一点心意吧,就是不知道这个愿望能不能实现。”

微雕艺术“艺在微”,愈是细微,功夫愈精,价值也愈高。微雕也是十分讲究画面和章法的艺术,这就是“意在精”。微雕的雕刻师首先要有很深的书法和绘画功底,虽然微雕细微到无法用肉眼辩认,但在放大镜甚至显微镜下仍十分精美。

其次,微雕特别讲究选材,靳宁的微雕作品所选的材质很多,从毛发、象牙、玉石到广西特产南珠,几乎无所不刻,但对材质的要求则是绝对精纯,容不得有半点砂格和裂纹,因为半个砂点就可能刻1多个字。为了挑选上好的材料,一掷千金是常有的事。

第三,要有特别精熟的书法和国画功底,雕刻的时候才可进行“意刻”。“雕刻的时候,就是一笔过,绝没有补笔画之说。”靳宁强调。

第四,心境要极度平定,彻底做到心无旁骛,运刀时则要稳、准、狠,只有这样,才能使书法和刀法笔意达到完美的统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